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22章 医者仁心
    待里间一切安定,谢银鹭也是差遣丫鬟请方潇进去。方潇也是整了整衣冠后就往里间走去。

    “你说我当年怎么没学一手医术呢?”徐湘也是带着怨气对牧流说道。

    “你这脑子也未必能学会啊。”牧流把桌上的一块方糕扔进自己嘴里后说道。

    “怎么?里面这小娘子可是喜欢你的呀。”徐湘闻言也不恼,反而笑嘻嘻对着牧流说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方潇是正人君子又不是你。”牧流吃完方糕也是又喝了一口茶压了下。

    “你这人,你看谢银鹭这好茶全被你糟蹋了。”徐湘刚想反击牧流两句,但一看牧流这喝茶的状态也是心疼道。

    牧流看着徐湘这表演也是翻了个白眼不在理会。方潇则是在里面仔细看着谢银鹭的伤口,这伤口说是在肩上,还不如说是说是在左臂上,在肩下一点一个两寸肩宽的伤口。ii

    方潇也是拿出银针在肩贞、天井、曲池三个穴位上下了针后说道“原来这大夫已然是名医一级,这才一日有余,这伤口已经好了大半。”

    “这不必说,我们小姐自然找的是城里最好的大夫。”那丫鬟也是开口道。

    “飞语?”谢银鹭闻言也是微微瞪了丫鬟一眼道。

    “无妨,不过纵然是名医也逃不过一个定理。”方潇也是笑道。

    “什么定理?”谢银鹭也是感兴趣问了起来。

    方潇将针取下来,又在五里、小海继续下针说道“那就是救命第一,不过什么,先保命。”

    “大夫,医者仁心治病不就是为了救命吗?”谢银鹭也是不解得问道。ii

    “我并没有说大夫错,但是有些时候不能这么来,我的医术老师是一个非正统的大夫,因而在某些事情上就理解不一样。”方潇也是笑着说道,“我给你打给比方吧。就比如风寒导致咽喉不适,紫金锭、田三七一两外用可以治,但是药效太凶。而葱白和生姜煎服也是可以治的,只不过见效慢一点,但不伤人。”

    “公子的意思是那大夫只关注了如何我这伤口如何好的快,而没在意这伤口好以后的事?”谢银鹭也是一点就同了。

    “是这么个道理。”方潇也是把银针全部取下对这主仆二人说道“我已经将堵上的经脉再度开了,你是不感觉这伤口比之平时又疼了几分?”

    “没错,确实较刚才是又重了点。”谢银鹭也是点头说道。ii

    “这不碍事。”方潇说着也是拿过一张纸写到‘当归一份、枣树皮三份、汉三七一份。而后分别炒,共研为极细末,干敷破伤处,一次即愈。’

    写完方潇也是将这纸递给了飞语说道,“你且这么为你家小姐取药,用法也都写在这上面了,不过这枣树皮越老越好,汉三七虽然贵了点,不过对你们来说也不是事情。”

    “是,我知道了。”飞语说完也是一溜烟地就走了。

    “这丫头,太过毛躁了。”谢银鹭看着飞语风风火火的样子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谢小姐,这药用后,不到结的痂脱落,切不要动,待痂掉自然也就好了。”方潇也是将银针收起说道。

    “有劳方公子了。”谢银鹭也是微微施礼道。ii

    方潇理完也是走到外间,徐湘和牧流也是凑了过来说道“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啊,刀伤的也不深,不过就施针让那块皮不要死了,在用上些药,也就好了。”方潇也是喝了口茶说道。

    “这么简单?”牧流也是惊奇地说道。

    “本就是个小伤,是你们太过惊异了。”方潇也是瞥了他们一眼说道。说着谢银鹭也是走了出来。

    见谢银鹭又要下拜牧流也是一手将她托住说道“哎,我们几个人不兴这个,在说这药都还没用呢,谁知道效果呢?”

    “可。”谢银鹭还想说什么,已经被牧流按在了椅子上说道“你要真想还,待你手好了,与我们唱个曲就是了。”

    方潇则是看了徐湘一眼,徐湘给了他一个你懂得表情。此来方潇也是眉头一挑,想了想后问道“谢姑娘,我今个儿看着秦淮河岸人流少了不少啊,好像有些名气的清倌人都闭船了。”ii

    “是啊,自打洪秀倩一死,我又遭到刺杀,这秦淮河岸是人人自危,但凡有些家底的,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冒险,毕竟这船上人是又定数的,歹人要上船也是要废一番功夫的。”谢银鹭也是说道。

    “哦,这么说画舫之间也不走动了?”方潇也是问道。

    闻言谢银鹭也是噗嗤一笑,而后也是说道“公子又所不知,我们这些画舫各有自家妈妈,自然走动不多与这倒是没有太大关系。”

    “哈哈,这个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前些听闻秦淮河上四花,没想到竟然散落四处。”方潇也是说道。

    “其实我们四人也是有些交情的,毕竟有时候也会几艘船一块献艺,只是我们四人也是亲疏的,像洪秀倩她为人高傲,与我们就不大聊得来,而月季林诗轩则是各老好人,与我们都还好,我又是淡漠地性子,若非几位公子与我有恩,也断然不会如此深交。”

    “哎,你只说了三朵花啊。”方潇也是惊异地说道。

    “还有一个朵花墨兰李依晓,只是这人清高,向来独来独往,因而也说不上关系好坏。”谢银鹭也是笑着说道。

    “我只听闻墨兰不合群,只当是她的船远,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缘故。”徐湘也是摸着下巴说道。

    “徐公子毕竟不是这秦淮人啊。”谢银鹭看似调笑却透露几丝凄凉。

    “好了,不聊这些不开心的。”牧流也是适时地开口道。

    “小姐,林小姐来找你了。”丫鬟飞语也是走上来说道,后面跟着的就是月季林诗轩。飞语也是拿着药往里间去了。

    林诗轩走上来看见方潇三人站在这里,也是愣了一下后说道“没想到,妹妹这还有贵客,既然如此,姐姐我就不打扰了。”

    “姐姐快快坐下,这三位都是妹妹我的恩人,无碍的。”谢银鹭也是笑着将林诗轩拉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