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100章 无根浮萍
    “这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事情。”牧流也是蹲下身子仔细地看了看仵作画的人型。不时用手捏上一些粉尘看上一看。

    “毕竟是女子闺房有些脂粉也不奇怪。”刘玉田见他看的起劲也是开口说道。

    “不对,这些粉不像是脂粉,倒像是香烧尽后的粉末。”牧流也是站起身后捏着手指间的粉末说道。听到牧流这么说,刘玉田也是细细打量了一番,这里没有小的香炉,也没有陈放檀香的小盒。

    见此刘玉田心里也是奇怪了几分,走到牧流身边看了看,而后说道“确实像是香灰,照理说,清倌人用点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地方没有香炉,若说是不小心从别处带过来的,怎么会这么多。”

    “是啊,还有这窗户。”牧流也是从他站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到窗口的位置说道,“老刘头,你看这里到窗户不过两个人的身位,而那洪秀倩所在的位置是朝向窗户的,但这两个身位中显然不存在一个人能合理站的位置。”ii

    刘玉田闻言也是走到那两个身位的地方,他施展了一下后,确实这个位置没有施展指法的空间。“没错,如果我们前面分析是对的,那么这个人在这个位置想要杀死她,必然会有声响。”刘玉田也是分析到。

    “老刘头,有没有可能致命伤并不是大力金刚指。”牧流突然流入出凝重地神色说道。

    “你怀疑和那小厮说的一般,死于毒,那大力金刚指只是幌子?”刘玉田刚说出口便自己摇了摇头说道,“也不对,若是用毒。仵作定能查出,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那这个幌子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未必就是幌子,若是报复想来也是说的同的。”牧流也是说道。

    刘玉田听着也是点了点头说道“但是对一个女子下如此狠毒的手段,你说这得是什么恨啊。”ii

    “是啊,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一个刚才在与他欢好的女子,就下如此手段,真真歹毒。”牧流也是感慨道。

    “走,这里看的差不多了。回去找仵作,看看他那还有什么线索。”刘玉田也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是。”牧流也是跟着刘玉田走下了二层,待走到门厅牧流再度开口道“这里的人都被带回了?”

    “怎么叫带回去了?”刘玉田也是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叫请回去的,这老鸨是户部尚书顾大人的人。我怎么敢把她们锁起来啊。”

    闻言牧流也是一笑道“这尚书还做这种生意啊。”

    “别嘚瑟的,嘴上没个把门,你老师不是也是尚书吗?”刘玉田也是没好气地说道。ii

    “他哪里敢啊,不是还有师母吗。”牧流也是一笑冲刘玉田开着玩笑。

    刘玉田也是一笑后说道“哈,好了,赶紧回去。我们先去把那些请来的给送走,而后去看看尸体。”

    “是。”牧流也是恭敬地跟在刘玉田身后。

    “那女人死了?”福王有些意外的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顾诚磨问道。

    “是,王爷。那女人昨晚死了。具体的我也知道的不清楚,六扇门介入的很快,我想是有人报了信。”顾诚磨也是在下面擦着汗说道。

    “怎么会是这个人呢?”福王也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王爷,想必是那些人做的吧。”顾诚磨也是亦有所指的说道。ii

    “他们?拿一个女人撒气?”福王不太肯定地说道,而后也是盯着顾诚磨问道“洪秀倩到底知道些什么?”

    “王爷,想来也就是知道些王爷您与我和哪些人有来往罢了。”顾诚磨也是想了想说道。

    “这就奇怪了,这些事反倒是北京城那位想知道的。但就是北京城那位下的手也应该是掳走而不是杀死。至于那些人杀了她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向我们示威?”福王也是暗自揣摩道。

    “是啊,臣也是不清楚那些人究竟想干什么?”顾诚磨也是跪着说道。

    “好了,这件事暂且按下,如果查出来了最好,谁也不能这么放肆。查不出来就算了,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父亲在北京城越来越难过了,顾大人你与莫大人和石将军乃是当年父亲的三根擎天柱啊。”福王也是看着顾诚磨说道。ii

    顾诚磨也是清楚福王此刻说这些话的原因,无非是想从他这要一个回复。但现在自己还有退路吗?想到此间顾诚磨也是将身子整个伏在地上说道“臣原为皇上肝脑涂地,赴汤蹈火。”

    顾诚磨也是说的很聪明,口称皇上不知是在指北京的太上皇还是眼前的福王。

    “好好好,爱卿必然是肱骨之臣啊。”福王也是开心的将他扶起。

    “臣必竭尽所能。”顾诚磨也是笑着说道。

    “好啊,得卿一人,可胜雄兵百万啊。”福王也是笑着说道。

    “小姐,你这么还在抚琴啊。”丫鬟走进林诗轩的房间也是说道。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林诗轩停了手说道。

    “小姐,洪秀倩死了。”那丫鬟也是对着林诗轩说道。

    “什么?洪秀倩死了?你可不能胡言乱语啊。”林诗轩也是盯着丫鬟问道。

    “小姐您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去安排她啊。”丫鬟也是赶忙说道,“您早上不是叫我去给您买胭脂吗?我见那洪秀倩的船停在北边的渡口,外面围满了人,还有六扇门的捕快在里面走来走去。于是我就去打听了打听,谁知道竟然是那牡丹洪秀倩被人害死了。”

    “那也是人家的事,不必再去管了。我与她也算是相识一场,这人虽然讨厌,但闻之其无辜惨死,我心内还是有些异动的。”林诗轩说着也是用素帕抹了抹泪道,“我等具是无根的浮萍,到了此刻,何必再分什么牡丹艳来,月季香。”

    而这样的情景也出现在秦淮河的很多画舫里,不少人也是由此自怜,毕竟当红的清倌人也会一朝命丧,少人怜惜,何况那些地位还不如她的呢?

    牡丹残来月季香,秦淮河里几度伤?无根浮萍谁人唱,不胜酒醉一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