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95章 何人导戏
    “怎么了雪叔?方潇回去会影响大局?”苏忧怜也是疑问道。

    “你回去,难免会让人嚼舌根,此中细节我想你应该能明白。”雪浓也是看着方潇说道。

    方潇闻言也是低头思索了一下,就抬起头来说道“忧怜,雪叔说的没错,我现在回去影响不了大局,但却会被有心之人利用,说我父亲将儿子也招回来,是为了图谋什么。这么一来反倒被动。”

    “原来如此,只是了离水月阁之事已经三月有余,为什么京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苏忧怜也是不解地向雪浓问道,“我听父亲说,皇上乃是年少登基,乃是果决的帝王,怎么在这件事上,如此犹豫不定呢?”

    “你呀,我下次要对你父亲说一下,让你少接触这些东西。”雪浓也是先笑着指了指苏忧怜而后继续开口说道“这件事说来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要我看的话也就两点,一来是皇上重情义,对这唯一的伯父不忍心动手,二来就是太上皇手里还有不少的势力,这些势力牵制这皇上的手脚,让他不敢动作不敢太大。”ii

    “那这福王在南京行事也是圣上不能有动作。”方潇也是笑着问道。

    “这绝对不会,你自己不是也笑了吗?”雪浓也是摇头说道,“与其说是放任福王,还不如说是给在南京的太子和官吏们考个试。”

    “考试?”苏忧怜显然有些不理解。

    “也就是说,圣上对于两京绝对是把握在手里的,这不过是借着福王来看看南京的官吏的选择,以及太子的应对。”方潇也是说道。

    “那么说,这都是一场戏?”苏忧怜说道。

    “戏?忧怜这看法倒也不错,只不过这究竟是皇上的独角戏还是对角戏就不一定了。”雪浓也是向着苏忧怜说道。

    “雪叔你不是说,皇上把局势全握在手里吗?”苏忧怜也是问道。雪浓再看了一眼方潇,见他也是思索的样子便开口道“我说的是南京城,而不是皇上与太上皇的争斗。”ii

    “您是说有些势力会耐不住寂寞?”方潇也是马上被点明了。

    “没错,你看着吧,这段时间的南京一定会非常热闹。”雪浓说着见方潇的眼神有些凝重也是一拍他的肩说道,“你也不用急,再过上一段时间,你就可以启程了。”

    “雪叔你前面不是才说方潇不能回去吗?苏忧怜也是问道。

    “过年时间,还不能回去合家团聚一下吗?”雪浓也是意味深长地一笑。

    “方潇明白了。”方潇也是一笑。

    “你别得意,这南京年边定是麻烦不断,你去了也要小心应对。”雪浓也是教训道,“还有忧怜你不用想了,风清已经给我来信,后天就回京城吧。”

    “啊,为什么呀。”苏忧怜也是嘟着嘴说道。ii

    “为什么?你别问我啊,你可以问问你父亲啊。”雪浓也是戏谑着。

    “哼。”苏忧怜也是一扭身走了。

    “你说这丫头,连家都不愿意回了。”雪浓也是给了方潇一个你解决的眼神。

    “想来是忧怜还是有玩心,想到南京去见识一番罢了。”方潇哪里看不懂雪浓的眼神,却轻轻地划了过去,不时有寻了个借口就往外走了。

    雪浓心内也是暗骂‘你这个小崽子,你未婚妻,还要我去安抚啊。’但方潇早就跑远了,也只得扭身往后院去了。

    而在武英殿里,朱见济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苏步青和曹安化。但二人心中都知道,皇帝的心情决没有脸上表现地那么开心。

    “皇上,您找微臣前来所谓何事啊。”苏步青瞅了两眼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曹安化也是索性走上前一步说道。ii

    “为什么?是啊,让朕好好想想。”朱见济也是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苏步青旁边说道,“应该是南京的事情吧。”听着朱见济的语气,苏步青心内也是明白了几分,想来是福王又折腾出什么事情来了,只是自己这边还没收到,想来是东厂的人有嚼舌根了。

    想到此间苏步青也是拱手道“圣上,可是福王又不安定了?”

    “安定?他朱见深什么时候安定过了!”朱见济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曹安化见此忙跪了下去道“圣上且息雷霆之怒,为这种事气坏了龙体不值当。”

    “曹伴伴站起来,朕要你办事,不是拍马屁。”朱见济也是说道。曹安化也是尴尬地站了起来侍奉在一旁。

    “圣上,可否告知臣,南京究竟发生了什么?”苏步青则是冷静了许多开口问道。ii

    朱见济也是回身从龙案上取了一份奏折直接扔给了苏步青,而后言道“你自己看看吧,这个朕的好哥哥。还有这些在南京的朕的好臣子。”

    苏步青也是忙接过后翻了一翻拱手道“臣恭喜皇上。”

    “苏步青你疯了啊,如此放肆之举,你还敢恭喜皇上,你是嫌你自己命大吗?”曹安化听得苏步青此言也是窜了出来言道。

    “是啊,苏步青朕喜从何来啊。”朱见济也是不见悲喜地说道。

    “臣一恭喜圣上,得太子这等忠孝的国之储君。二来贺喜皇上还有想方樑平、陈文玉、高海威这等不受福王拉拢的肱骨之臣。”苏步青也是毕恭毕敬地说道。

    “算你说的有理,这次饶了你。”朱见济也是轻笑了一声道,“你倒是比当年圆滑了不少啊,苏步青。”

    “臣不敢。”苏步青也是说道。

    “哈哈哈,步青啊,记得当年你也是这么说的,但是那时是桀骜,现在这句话却有着几分真心实意。”朱见济也是笑道。

    “圣上就不要取笑微臣了。”苏步青也是老脸一红道。

    “你刚才还说道了方樑平,这个家伙朕倒是想他了,上次曹伴伴说他儿子来京城了,朕没得空见到被某些人去见了,想到这朕也是有些于郁结啊。”朱见济也是说道。

    “此子与临玉倒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苏步青也是接话道。

    “说起来,你家那姑娘也要到岁数了。想来方樑平打发他了也是为了朕当年保下的婚吧。”朱见济也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