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89章 一步不退(第一更)
    “呵,说曹操曹操就到,哎,方潇你说这陈大侠来会是为了什么呀。”雪浓也是笑着说道。

    “哈哈,雪叔你这太坏了,他为了什么来,你还不知道吗?一来是想将这些本就是点苍派埋下的人带回去,二来嘛就是想要陆寻的命咯。”方潇也是点了点雪浓笑道。

    “唉,你这没大没小的样子。猜出来又如何,我还要你想办法把他应付过去呢。”雪浓也是将方潇的手指往下一撩说道。

    “您就别拿我开涮了,我要上去了,他陈一水一定会说‘我与他不对等,找个能做主的来。’所以啊,这事还得您来。”方潇也是摆摆手说道。

    “你小子少给我扯淡,你敢说你打不过他?”雪浓也是没好气的说道。

    “雪叔,方潇来这满打满算还不到一个月,你怎么能这么对他呢?”苏忧怜也是一抖自己的袖子佯装生气地说道。ii

    “哈哈哈,你们看看这还没过门就帮着夫家了。”雪浓也是笑着打趣道。

    “雪叔,您还是上去应付那位吧,在这拿我们两个打趣算怎么回事?”方潇也是一点也不给雪浓留空手一拱说道。

    “好好好,你们记得帮我折腾瓶好酒,怎么这种破事都是我的。”雪浓也是半真半假地说道。

    “您老的酒早就泡着了,正宗的括苍金盘露,为了加药性我才藏了段时间。”方潇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而雪浓则已经走出了地牢。前厅内陈一水正慢慢品着茶,不过这样子并不和谐,头上的四方巾都被打落一个角,身上衣服还能保全已经是很庆幸的事了,但一身的烟尘还是说明前面一战的辛苦。雪浓也是进厅前先瞄了一眼,心内暗笑‘看来你陈一水也是无功而返啊。’手上却是姿态做足,口中言道“陈长老,有失远迎,还请赎罪啊。”ii

    陈一水也是将茶杯放了下来,不过却没有起身回礼,淡淡地开口道“雪捕头公事繁忙,自然与我等贩夫走卒不同。”

    “陈大侠说的哪里话,可是愧杀我来。”雪浓也是不在意陈一水的态度,扭身自顾自地坐在了陈一水的对面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陈大侠今个儿来这所谓何事啊。”

    陈一水一听心内也是暗骂‘好你个雪浓,我来这还能有什么事啊,不过为了胡光手下的那些人啊。’想完也是抬起脸道“呵,说来还是要感谢雪捕头,为我点苍派的两个弟子查明了冤屈,还为我等查出了一个叛逆。真是居功至伟啊。”

    “哎,陈大侠,言重了啊,我还是担不起这句话的啊。”雪浓也是摆摆手应付道。

    “好了,雪捕头也是明快人,我这场面话呢也说的差不多了,我就问雪捕头一句话。”陈一水见雪浓不搭腔也是正色道。ii

    “陈大侠,尽管直言,雪浓一定有问必答。”雪浓也是嘴角一翘说道。

    “不知道雪捕头要怎么处理那些杭州帮派的人啊。”陈一水也是问道。

    “自然是公事公办,不过陈大侠不必担忧最多日,那些人就会查清楚的,有罪赎罪,无罪自然就放出来了。肯定会判,我雪浓绝对不会偏袒本地帮派的。”雪浓也是嘴角微动说道。

    陈一水听雪浓说完也是眉头一皱道“雪捕头,何必如此,不如给我点苍派一个面子,这事就这么划过去了如何?”

    雪浓心内早就记恨点苍派暗暗在杭州埋钉子,此时如何肯依他。也是干脆笑笑说道“陈大侠还真是大度啊,这些帮派欲至你们点苍派到死地,你还为他们说话?”ii

    “雪捕头,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么对点苍派的人不好吧。”陈一水也是一咬牙说道。

    “陈大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我这可是对杭州城内的帮派清理,怎么干到你们点苍派了?”雪浓这话也是说的夹枪带棍,暗暗讽刺了点苍派一波,说他们的手伸得有些长。

    陈一水也是知道雪浓意思,明白雪浓在这件事上是不会退步了。转而也是站起来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等着六扇门给他们一个公正的处理,不过我想管雪捕头要一个人,不知道雪捕头怎么想的。”

    “陈大侠先说来听听,我是手下的人借给你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像方潇这样的,还是要问问他们自己意见的。”雪浓自然知道陈一水想要的是谁,但却打着哈哈。ii

    “我想要陆寻。”陈一水也不理会雪浓话里的那些躲闪直接开口道。

    “陆寻啊,不是我不给你陈大侠这个面子,只是这个你知道我们六扇门那些刑具的呀,肋排倒、七星钉,他一个书生哪里扛得过去,已经死了,现在怕是尸体应该都让我手下人处理了。”雪浓这话说的让陈一水接话的冲动都没有了,连你下一句问能不能看看尸体都直接给回答了。

    陈一水也是没想到雪浓会这么答复他,想了想也只得站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雪捕头我们来日方长。”雪浓也是拱了拱手算是回礼,抬手示意小捕快将面沉似铁的陈一水送出去。

    看着走出了六扇门大门的陈一水,雪浓也是摇头笑了笑。方潇和苏忧怜也是适时的走了出来。“如你所料,他陈一水为得就是这两件事。”雪浓也是坐回到位子上,同时挥手示意方潇他们也坐下来。

    “雪叔,虽然我觉得你做的很对,可是。”方潇也是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雪浓接过小捕快重新上的茶说道,“你一定觉得,既然我们在帮众处理这件事上,占到了便宜,何不在陆寻这件事上满足他,也好平息点苍派的怒火。”

    方潇见雪浓点破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雪叔,我确实不明白您为什么要保下陆寻,毕竟他并不影响大局。”

    “这个问题,我让忧怜来回答你吧。”雪浓也是笑了笑说道。

    “我?”苏忧怜也是有些惊讶地说道。

    “忧怜,你且告诉方潇,当年京师魏参作一案。”雪浓也是说道。

    “就是,江爷爷办的那个?”苏忧怜也是玉手轻拖着自己下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