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86章 终算散场
    “那与我没什么关系吧?”左清狂似笑非笑地看着场下的众人,大有一种审视众生的感觉。

    “前辈乃是大家,如此对我们这些人不太好吧?”雪浓也是继续说道。

    “你能这么站着,是因为我不想和苏步青这个家伙打交道。不然我能这么客气?忘了我的外号了吗?”左清狂瞄了一下雪浓说道。

    “西北狂刀,真当得上一个狂字。只是左清狂,你这么做不是一下子得罪了三位天榜之人吗?”方潇却淡淡地开口道。

    “你胆子很大?你貌似没有资格与我交谈吧。”左清狂也是不屑地扫出一道劲风朝着方潇飞去。雪浓见状也是忙运气帮方潇挡下这一记劲风。“前辈,对一个小辈出这样的手不太合适吧。”雪浓也是冷声道。

    “哦,原来是你六扇门的人啊,看来苏步青最近治理地不行啊。”左清狂也是说道。ii

    “他可是南京方尚书的公子,你真得敢动吗?”雪浓也是轻笑道。

    闻言左清狂的瞳孔中收缩了一下而后说道“你最好,不是在骗我,不然苏步青未必能护你周全。”

    “这件事,有人敢开玩笑吗?”雪浓也是说道。

    “就算如此,也与今日之事无关,纵然是天榜之人亲至,也不能改变老夫要带走这把刀的意思。如果你们不服气,大可以找自家宗老,来找我。”左清狂也是甩下两句话后,也是快速地往外飘去,自然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拦他。

    “各位,既然如此,我们就各回各家吧。”叶不凡也是朗声说道。

    “既然是四家作保这刀,丢了怎么也要负责任吧。”一个不知轻重的散修也是吼道。ii

    随着一季浮尘,那人也是飞出去十几丈,而远端就是脸色阴沉地清松道长。清松也是收起了浮尘说道“贫道是没这个本事从天榜之人手中抢东西,你若是有这个本事只管去就是。只是连贫道都打不过还在这里聒噪什么。”

    那人也是望着脸色都不太好的四派之人,不敢在言语。“唉,那左清狂如此行事,乃是非战之罪。我们不能可不能把这罪过压在四派的身上。”林翰也是站出来说起了公道话。

    见此青城派、峨眉派什么的都纷纷表了态。那点苍派和天剑门虽然心内有些不舒服,但是也只得如此行事。“是啊,这本就不是雪捕头的错啊。”黄克用也是说道。

    随着几个大派的表态,众人也是纷纷地自觉往外走了。院内看着所有人开始撤离,雪浓也是暗暗舒了一口气。望着清松道长、道空大师和叶长老说道“此事,虽然落了我等的面子,但也算是圆满解决了,终归是顺了我们的本意,天下太平。”ii

    “只是这左清狂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让人颇为恼怒。”清松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阿弥陀佛,此事如此已经是很不错的结局了,道长你太过在意了。”道空大师也是合十着双手说道。

    “是我过分嗔了,本是修道之人,今天却让这左清狂险些破了功,看来我要回去闭关一段时间了,好好看看自己这颗道心了。”清松也是摇着头苦笑道。

    而退去的人群中,齐思言正坐在马车内紧锁着眉头,他的心内则是有着不一样的情绪,心内暗想‘这次左清狂来杭城竟然悄无声息,自己的情报系统难道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再来就是江南也可以算得上是思问阁的大本营了,左清狂这次竟然没有去与父亲碰面也是怪事一件。二来就是方潇的身份难道还有别的问题?左清狂那时的眼神中明显有一丝忌惮,但下面的人则好像没什么人知道。而我前面命吴正雄收集信息时也没有收集到,难道这是上层之间所藏的秘密?’ii

    想到此间齐思言也是拱着身子从马车内探出半个身子将吴正雄唤了进来。马车本就是为两人设计的,所以吴正雄走进来后,还是显得很空旷。

    “阁主,唤我有什么事吗?”吴正雄知道这两天的情报收集的误差,让齐思言很恼火,所以现在见齐思言唤他,也是尽可能得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老吴啊,你等会儿你把这两天发生的是全部写出来,发往留都,那总阁给出一个说法,西北那边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就是让总阁那边调一份方樑平的情报给我。”齐思言也是缓缓说道。

    “就这么多吗?”吴正雄也是记下来后问道。

    “对了,还有你安排下时间,我们再和那位赵公子见一面。”齐思言也是说道。ii

    “可,这刀并没有得到啊,我们见他有什么意义呢?”吴正雄也是问道。

    “你在杭州待太久了,赵家的作用都看不到。有他我们有些事能好做许多。”齐思言也是开言解释到。

    “可是,阁主,我记得这位赵家二少乃是庶出。而且与小姐有婚配是赵家大少爷吧,你如此行事。万一传到那赵家大少耳朵里,怕是不太好吧。”吴正雄也是开口说道。

    “你不知道,虽然那赵家大少是明面上的继承人,但正是这个原因,他才动不了。因为赵家的家主会担心,儿子长太快。就向太子一但到时间就会被赶到留都来。这都是制约,若是与大少爷接触过多,一来他不一定能帮上忙,二来就算他帮了那也是在赵家家主的眼睛里,对他和我们都不好,所以还不如来和二少爷谈谈生意。”齐思言也是笑得很鬼魅。

    “我懂了阁主,这样一来二少爷本就是管理江南事物的,对于我们行事也是方便,而来就算被发现,赵家也会认为是二少爷渴望那个位子,来寻求我们的帮助,进一步加剧赵家的内耗,方便我们最后吞掉他。”吴正雄也是一拍脑袋说道。

    “你呀。”齐思言也是一拍吴正雄的脑袋说道,“你这么聪明不是个好事情,有些事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不然遭罪的不是你一个人。”

    吴正雄也是向齐思言重重地点了点头,扭头出来车厢安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