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73章 一刀之敌
    “雪捕头既然如此安排,我等服从就是。”那些散人也是纷纷说道。虽然这些都是各自为阵的个人,但也各有交好的故旧好友。不一会儿也是三三两两的站到了一起。这么看来反倒是宗门吃了亏,但穆桑田他们几人也是相视一眼不再言语。

    倒是雪浓见散人们都安静下来也是看向了几大宗门的人。那几人见雪浓看过来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几人相互交换了下眼神由穆桑田站出来说道“我等门派也是没有意见,一切全由雪捕头做主就是。”

    雪浓见他们都已经认了下来也是站到高处喊道“诸位能为性命着想,我也是十分欣慰,如此就先退出这里,把这地方让与我们三人吧。”

    “这里由三位看守,我等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您三位出来了谁来做评判呢?”下面也是发问道。ii

    “此事简单。”雪浓也是笑道,“不知道丐帮叶不凡长老可来啊。”雪浓近前一扫没看见也是往后面抛问道。

    “老朽我在这里。”见雪浓叫他,叶不凡也是走出来说道。丐帮因为没有参与这次的争夺所以也是站在后面,

    “丐帮并没有参与这次的争夺,让叶长老当这个评判不知道可否啊。”雪浓也是对着叶不凡说道。

    “哈哈,老叫花子闲来无事当个评判倒是无妨就是担忧恐下面有人不服啊。”叶不凡也是笑着说道。

    “叶长老无论是功夫还是人品都值得我们尊敬,何人不服啊。叶长老说笑了。”雪浓见叶不凡又推脱之意,心内暗骂老狐狸,转脸如此说道。

    “叶长老自然当得起这评判,只是一家之言难免有偏颇啊。”黄克用也是冷笑道。ii

    雪浓也是脸色一冷正欲发作,清松用手挡了他一下说道“黄大侠既然认为一人之言有波动,不妨我三派各派一个小辈帮着叶长老,如此四派做评判可以为用了吗?”

    见清松将话已经说道这话上也只得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如此各位再也没有意见了吧。”清松也是暗暗一笑继续说道,“冷云你代师叔去评判一番吧。”清松这话说的颇有水平,一个代字已经说明了冷云的评判就相当于是他做的,这让那那些还有异动的人也只得想心按下去,不然就是与武当为敌。

    “阿弥陀佛,如此法能你便代为师走一趟吧。”道空也是双手合十说道。他身后一个健硕的武僧也是走出来向道空道了声是。

    “方潇,你便代我走一遭吧。”雪浓也是点了点头说道。ii

    “是,属下遵命。”方潇也是恭敬地表现出一个属下应有的样子。

    随着三人的确定,除了雪浓三人,其余的人也是移动了擂台处。见众人都走了过去,雪浓也是向着道空和清松行了个礼,而后将乾坤宝刀拔了出来。

    “好刀!”刀一入手雪浓也是喊道,“两位原谅则个,此刀看似厚重,但入手却不过斤余。在下一时感慨,也是丢人了。”

    “哈哈,雪捕头人之常情不必如此。”清松也是笑道。

    “阿弥陀佛,老僧看来也是这个道理。”道空也是念着佛号笑道。

    “如此我们便也走过去吧。”雪浓也是说道。哪二人也是点了点头随着他走了过去。那头由叶不凡领着四人各自站在四个角上。而此时已经两人在上面厮杀了。其实上面的四人只要看有没有出界了就是了,余下的高低之分,自然是个傻子的工作。四派作保,为判。无非是让人安心罢了。ii

    “小子,你下去吧。你这手刀法不是我高一刀的对手。”一个瘦长的文士一般的人也是用刀指着一个小个子的刀客说道。

    “看来是散人之间的对决。”雪浓也是撇了撇嘴说道。

    “响来如此,那些门派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现在恐怕乐得这些人先斗呢。”清松也是评价道。

    “怎么?你可别站错了队,你也是宗门的一员,而且还是大宗门的人。”雪浓也是开言嘲笑道。

    “雪浓,我当年怎么没觉得你这么讨厌呢,活该你现在要管这么多破事。”清松也是白了他一眼说道。

    “阿弥陀佛,两位老衲也是有些想法。”道空也是说道。

    “大师,有话直说便是。”雪浓和清松也是说道。ii

    “雪捕头,我总觉得这乾坤宝刀出现的太过诡异,恐怕对江湖并不是个好消息。”道空也是说道。

    “大师,也发现了吗?”雪浓也是说道,“其实我六扇门一直关注着这次乾坤宝刀的动向,我发现杭城武林人士的涌入是预谋的,而且还有人越来越多的倾向。”

    “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故意散布了乾坤宝刀的消息?”清松也是问道。

    “正是如此,不然清松你且想一想若是你获得了这个消息可会去传播啊?”雪浓也是反问道。这头清松正要接话,那头一个人影已经飞出了擂台。

    “一刀?”下面的人内中也是暗暗盘算着,几人细看时却见擂台上站着的是那个小个子的刀客,手中的短刀微微斜垂着。

    “这小子是谁?”齐思言在下面摇着扇子问向身边的吴正雄。

    “阁主,这个人叫午通,是个刀客。”吴正雄也是开口道。

    “就这样没了?”齐思言也是不满地看了吴正雄一眼。

    “阁主你别急,这个人与您还有些关联。”吴正雄也是说道。

    “什么?”齐思言也是被吴正雄的话给搞糊涂了。

    “他师傅就是西北鬼刀左清狂。”吴正雄也是说道。

    “他是左叔叔的徒弟?”齐思言也是疑惑地看向台上的细小的人影。

    “这是左清狂去年才收的弟子,本来底子就好,说是左清狂从人门派里直接去夺得人,不过人门派嫌丢人没往外说,而左清狂自然是没说过什么。这件事我们这也是接到了西北那边简单的上报,想来是您忘了吧。”吴正雄见齐思言这个样子说道。

    “如果他真是左叔叔的徒弟,今天这件怕是有点麻烦了。”齐思言的脑袋上也是写满了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