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68章 又生事端
    “不得不入的理由?”赵正菲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您的意思是给六扇门下个套?”

    “算不上上套。”赤老摆了摆手说道,“不过利用现有的资源罢了,你还记得我与说得那个与齐思言有旧怨的捕快吗?”

    “孩儿记得,可一个小捕快来撬动这两大巨头,父亲大人您不觉得不太明智吗?”赵正菲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哈哈,你说得确实不错,但是要看那个捕快究竟如何,你且想一想一个普通的捕快如何与齐思言这个小阁主能仇怨,更能在与他结仇后全身而退?”赤老也是笑着反问道。

    “您这么一说,这个小捕快倒是有点意思。”赵正菲也是点头说道。

    “何止有点意思。你既然被派到江南就要把这个地方吃透。这个小捕快姓方,乃是留都礼部尚书之子。”赤老也是提点到。ii

    “这么一说这个小捕快倒是有点意思。”赵正菲也是思索起来,“可一个官员之子要与思问阁扯出事端也不容易吧。”

    赤老也是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是问道点子上了,你不说为什么能让六扇门卷进去吗?你看看这是我让人去留都收集的信息,你且看看。”赤老说完也是从袖子里拿出了几张纸递给赵正菲。

    赵正菲也是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接了过来,看来起来,不时便将这几张纸看了个干净,带着些兴奋劲说道“父亲大人,纸上说的若是属实,那到时候闹上一闹,思问阁的脸面可挂不住了,我赵家也可以正正当当地退婚了。不过有一个变数。”

    “哦?你看出来了?不妨说出来让为父听听。”赤老也是一笑说道。

    “是,父亲大人。”赵正菲也是点头说道,“这个变数就是方潇,因为这纸上也是写到,有风言说他与六扇门总捕头的千金早有婚约,而且看现在苏忧怜也确实与方潇到了杭州,看来此事十有八九不会差,那齐思瑶在他心头有没有分量或者有几分分量就很难说了。”ii

    “好,好啊。你能想到这一层为父很欣慰。这正是我要你做的,有道是自古清酒红人面,财帛可以动心间。他方潇与你年岁差距不大,你们这个年纪能经历些什么?我就是要去为他方潇填清酒、加财帛。若是齐思瑶珠胎暗结,你说是不是会很好玩啊。”赤老也是阴沉着脸奸笑道。

    赵正菲心内暗说‘这可真是一条毒计。’但转眼来却夸奖到“父亲大人,计谋高远,非孩儿所能及得。”

    “你也不用拍我马屁,我们现在还是先静观其变,顺道让胡光来一趟商量一下对思问阁的计策,看来他们是想拦路收钱了。”赤老也是吩咐到。

    “那父亲,那件事什么时候去执行。”赵正菲也是问道。

    “那件事不必太急,你现在去与方潇交往太过刻意,想来等年关,他定是要回金陵的,你到时以处理南方事物的理由留下了也没什么错。倒时巧安排一番,一次偶遇时候也没有人能说出什么东西来。”赤老也是言道。ii

    见赵正菲的脸色依旧不是很舒展赤老也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离你大哥大婚不过一年而已,但你要做的不过是把方潇和齐思瑶放到一起,到时候瓜田李下说不清便可以了,至于珠胎暗结不过是我想的最好的一步,有没有并不影响大局。”

    “孩儿受教了。”赵正菲也是眉宇舒展开来。

    “方潇你觉得那人是从哪里进得门呢?”雪浓看着李刚刚刚带回来的那房间图说道。

    “这房子只有两个可能,一来是房门,二来就是这扇窗户。”方潇也是一副这不傻子的问题的样子。

    “图上确实只有两个口子,但在图上看不到的地方呢?”雪浓笑着看向方潇。

    “雪叔你跟我开玩笑吧,除了这两个那就只有上面,可这是二层,不是三层,上面就没有瓦片如何去掉?”方潇正说着也是突然回味到了什么,“二层上面是三层,三层上住的是点仓派的长老,而那晚并不在客栈里。可是也不对啊,那些做层的隔板都是整块的,若是去掉很难没有印记,可二层却没有大片灰尘掉落的痕迹,而那人显然也没有打算的打扫的痕迹,不然也不会让这两具尸体就这么出现在那。”ii

    “进入的可能并不是人啊。”雪浓也是笑道。

    “不是人,难道是迷烟!”方潇也是顿时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迷烟,先前窗门上没见到可以放烟的地方,我就把这一招忘记了,但李刚先前跟我说了一件事,让我有些意动,那就是那房间的桌子上有一点点灰尘,李刚以为是凶手留下的痕迹就与我说了,毕竟一张桌子这么怎么有这样的灰尘,哪怕是一点点也不寻常,所以我就怀疑上面的天花板上是不是插过上面东西,而有必要的那就是迷烟的管子了。”雪浓说道。

    “这么一来不是我们先前的推断全部要推翻了,毕竟有了迷烟,凶手的面就可以变得更广了吗?”方潇说道。

    “不,方潇你忘了忧怜说的吗?那第二具尸体上的剑伤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所以没有必要改变找寻的重点。我之所以要把这点点出来,是因为那就窗台的尸体死的位置太过离奇,现在想来就是因为那人感觉到迷烟想去打开窗户,不料凶手从身后将其袭杀。”雪浓说道。ii

    “两位大人,尸格出来了。”李枫也是快步走了进来,简单给二人行了个礼,将尸格递给了雪浓。

    雪浓仔细看了看,低语道“难道此事还有变数?”

    “雪叔怎么了?”方潇见雪浓神色不对也是说道。

    “你来来这尸格。”雪浓说着也是将尸格递给了方潇。方潇也是接了过来看来起来。

    “雪叔,我能看到的疑点有两点。”方潇也是眉毛一挑说道,“这第一具尸体的尸格,正如雪叔你推断的一样,那人体内却又迷烟的成分,从口中也寻到了迷烟中的粉尘。但是那致命伤却是值得商榷,身后有一掌的痕迹,但最后确是死于那颈上的一剑。试问一个功夫这么高的人尽然一掌无法拍死他?而第二具尸体就更神奇了,尽然找不到一点点迷烟中粉尘入体的痕迹。”

    正是宝刀未现命案发,初有马迹又生端。何人动此是非罪,且看明朝两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