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55章 争夺初始
    “这几位是四大镖局的少东家,未有镖局赵飞、乾坤镖局钱来、镇江镖局孙友、同来镖局李复。”雪浓也是将头扭向左手下那一桌的几个年轻人说道。

    “方潇见过四位少侠。”方潇也是笑着微微弯腰道。这四人也是玲珑通透之人,自然不会如那八大派几人一般托大也是忙还礼道“方公子客气了,我等不过是受祖上荫蔽罢了,哪有方公子这般真才实学。”

    “诸位缪赞了。”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说着几人也是坐了下来。雪浓知道方潇与齐思言关系似乎有些微妙故而先走向了这四人,但此时怎么算地位也该轮到这位坐在主桌上的齐思言了,雪浓也是想着开口,不料方潇却抢先说道“这位不必介绍了,我与齐小阁主是老相识了,对吧,小阁主。”方潇现在也是自觉功夫不错也是略带自信的走到齐思言面前。ii

    “哈哈哈,我与方潇确实老相识了,不过南京城里方潇还是个藏于红袖后的贵公子呢,现在倒是仪表堂堂了。”齐思言也是开口嘲讽方潇当日被齐思瑶庇护。

    “呵,小阁主倒是牙口越来越好了。”方潇也是不怒,扇子一摇颇有些看你出招的姿态。

    “哎,方公子这六扇门一待,火气也大了不少啊。”齐思言也是起身直视着方潇而后说道,“我们既是老相识,方潇你就陪我喝一杯吧。”说着袖子一抖手腕中的酒杯已经直飞方潇面门而来。齐思言也没冲着落六扇门的面子,只打算让方潇丢下脸,因而内力用的有限,但却自信方潇接不了。

    方潇看着迎面飞来的酒杯也是一笑,扇子一合,横着一伸靠着传到扇骨上的内力将这杯酒稳稳地停在了扇子上。下面的人看着方潇这一手也是暗暗叫绝。齐思言则是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地变化着。ii

    方潇将扇子上小巧的酒杯捏在手中把玩了一番而后说道“多谢小阁主赠酒,下次方潇会去思问阁拜访的。”说完也是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呵,你们这些小年轻喝酒倒是小家子气,捏着个酒杯哪有个喝酒的样子,就该用大碗喝才够劲。”雪浓也是与胡光拿着海碗对喝起来,但不免有着些为方潇解围的意思。

    “哈哈哈,是啊,想当年武林大会的时候,哪个好汉不是用着海碗,我们现在都娇气了。”穆桑田也是笑着说道。

    “是啊,我这女流尚且用碗,你们怎么反倒捏起杯子来了。”晴雨看了场面一眼,也是帮腔道。如此一来自没有人再来关注方潇二人。齐思言可是看了看主桌也是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举起杯子对着方潇示意了一下大有来日方长的意思。ii

    方潇也是同样的举起杯子做了个碰杯的动作,基本就表示这放马过来。齐思言见此也是摇了摇头,颇有些不屑地味道。

    “大家吃好喝好,我六扇门招待不周,诸位多多担待。”雪浓也是在前面笑着说道。

    “而杭城的某个小院子里,几个老头又聚到了一起。“怎么没接到六扇门的请柬不高兴啊。”徐老道一进门看见四个一句话不说的老头也是开口调侃道。

    “没有只是,在想谁在推动乾坤宝刀的事。”棋无子也是坐着开口道。

    “还有就是连我们也不知不觉成为了那些家伙的助力,让人有些不爽罢了。”琴无弦也是笑道。

    “不闹心,不闹心。来来来我给你们带来烧鸡,还有一壶苏州小瓶。这可是好东西啊。”徐老道也是将手里烧鸡和酒放到了石桌上说道。ii

    “这么好心给我们带东西,你又打着什么盘算?”书无墨却是第一个站起来说道。

    “哪有的事,我只是有一个小忙要你们帮。”徐老道见事情被拆穿也是说道。

    “得了直接说吧,我们之间你还闹什么。”棋无子也是开口道。

    “我要你们撤出,杭州不参与这次的乾坤宝刀的争夺。”徐老道也是一本正经,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徐老道你耍我吧,我们来这的头等大事吗,不是为了那把刀吗?”琴无弦不是个藏得住事的人,不由得就脱口而出。

    “你且先坐下,我慢慢给你解释。”徐老道看着他也是颇为无奈地说道。

    “赶紧的。”琴无弦也是坐回到石凳上对着他说道。ii

    “我之所以让你们退出杭城是有那么两个考虑。首先今个谪仙酒家内所有的大门派达成了一致,不许再城内下杀手,影响城内安全。”徐老道说道,“这么一来虽然保证了杭城的安全,却也在另一方面为大门派争夺乾坤刀了便利,所以这对我们并不是很有利、其次,这次杭城之事,你们也察觉到是有人在幕后推动,那么那人的目的几何?你们可曾想过,如果他只是为了乾坤刀到无关紧要,可他要是奔着某些目的来的,那对于我们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徐老道,你说的没错,可你忘了一个问题,既然连我们都会有危险,那少主怎么办?我们不把他带走?”医无药则是暗暗地发声道。

    “方潇他必须自己成长起来,再说他身边不是还有雪浓吗?”徐老道也是装作清松地说道。

    “你糊弄鬼呢?雪浓他现在的水平最多地榜上游,而现在杭州有地榜实力恐怕不少于二十人吧。”琴无弦也是站起来说道。

    “哼,那么当年比这更险的景象又不是没有过,这点算个屁。”徐老道也是有些生气的说道。

    “方潇现在还不是那位。”医无药自是最疼爱方潇的那个也是继续冷冷地开口道,“要走你们走,我要看着那孩子。”

    “我也不走。”琴无弦看来徐老道一眼也是说道。

    “那我也不走。”书无墨也是说着将手里的《春秋》又翻了一页。棋无子看了看他们也是对着徐老道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行,今个你们必须退出去。”徐老道也是收起了嬉笑的神色,从腰间取出一块雪白的玉牌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听我的撤出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