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徐行 > 第569章 熊猫生存法则
    余啸头也没抬,“你也听到了,他叫我师叔祖。对自己的徒孙能不上心吗?”

    琰大人沉默良久,“只是徒孙?”

    “那不然你以为呢。”余啸突然抬头,冲着琰大人狡黠地笑道“琰大人,你想杀他,真的是为了给族人报仇?”

    余啸眼眸闪闪,像是在燃烧着什么东西。

    琰大人觉得她黑色的眼睛碍眼,冷哼道“不然你以为呢。”

    余啸笑笑没说话,继续刨竹笋。

    “拿来。”琰大人把手伸到余啸眼前。

    余啸睁圆眼睛,“什么?”

    “无昂天界图。你说了我不杀他,就把天界图给我。”

    余啸眨眨眼,提醒道“但你不是因为这个没杀他的呀。你是因为竹前辈……”ii

    “反正我没有杀他。”琰大人打断余啸。

    余啸之前以为云朗夜是她见过的脸皮最厚的人,现在却不这么想了。不过天界图给他了,自己也可以从解阵的苦役中解脱出来了。

    细想起来,莫伊漠也没有给过她什么好处,还要帮他解开天界图。苏白学会的法阵,应该够用了。

    想到这里,余啸把锄头一扛,“给你就给你。”

    走在琰魔头身边,余啸觉得有一股压迫感,老想走到他后面去,只能聊天舒缓一下尴尬的氛围。

    “琰大人,你怎么找到我的?”

    琰大人手一翻。游界鸽出现在他手背上,被他抛给了余啸。

    终于修好了,余啸看着游界鸽身上宛若游龙的“琰”字,哭笑不得,默默收起来。ii

    “你还专程给我送过来,你真是太客气了……”

    “我不是来找你的,”琰大人直视前方,“四个法阵,你解了几十年。”

    余啸紧抿着嘴,不说话。琰大人是甲方,甲方只要结果,过程的艰辛在他们眼里算个屁。

    两人又沉默地走着。这段路到长不短,飞着招摇,走着嫌远,总不能跑过去吧。

    余啸只得又找话道“琰大人,你都炼虚了,怎么还不去神级界?”

    “法阵没解开,我的族人往哪安顿?”

    天又聊死了。余啸不再挣扎,任由紧张的空气在两人之间蔓延。

    看到苏白和竹熊猫的时候,余啸如蒙大赦,快走两步,从苏白腰间抽出天界图。ii

    “余啸——”莫伊漠似乎想说什么事情,瞟到了琰,提高声音,听上去浩然正气,“琰,你都炼虚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余啸不想听这两人相互吹捧,抹去自己的神识,丢给了琰魔头。

    莫伊漠大喜,“你终于把天界图抢过去了。余啸办事太不妥当了,这么多年了,才解锁了三成地图。”

    琰魔头拿着天界图,走到一旁去了。

    “余啸,你居然有这种宝贝。”竹青溪暗暗后悔,他见余啸穷酸样,用的介子境域都是二等,补过又补的,肯定没有好东西,都没搜查她。

    “什么宝贝,明明就是孽缘。”余啸看着琰魔头和莫伊漠两人相谈甚欢,没好气地说道。

    ii

    “那缕神魂上面,有飞升修士之息。还不是宝贝?”

    余啸惊讶极了,难道莫伊漠联系上他的真身了?莫伊漠这么久不开腔不出气,就是在做这件事情?

    竹青溪一脸羡慕,“那可是飞升修士的神魂,能知道不少避雷材料的地点。”他要是有了避雷材料,不用窝在灵级界,也不必给神道宫的人干活,直接去渡神界了。

    “切,就算我没把天界图给琰魔头,莫伊漠也不会轻易告诉我的。”

    余啸嘴上这么说,依然悔得肠子都青了,与竹青溪两人一脸酸样地看着琰魔头。

    苏白抽抽鼻子,“竹前辈,你又喝醋了?”

    “罢了罢了,我还是认真地酿我自己的酒吧。”ii

    竹青溪回头看酒缸,转身打了一坛子酒,圆滚滚地跑到琰大人身边,朗声道“琰,尝尝我新酿出的酒,味道好,药效强。这位前辈,你也闻闻。”

    竹青溪又摆出竹林时鲜下酒,三人欢歌笑语,相聚甚欢。

    “谄媚的死熊猫。”余啸低声骂道。

    “余啸,”苏白一本正经道,“熊猫本来就是靠卖萌活着的。”

    琰与莫伊漠像是商议好了什么事情,反正莫伊漠告诉琰的避雷材料地点就有七、八处,都是他以前发现,没有采完的。

    竹青溪也分得了两个地点,笑得合不拢嘴,可爱无比。

    只有余啸,什么都没捞着,解阵材料还被琰魔头全都搜走了。她冷漠地看着众人,像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ii

    这段时间余啸已经学会了灵酒之术,也给竹青溪做了几大缸子酒曲。这日,她把最后一缸封好,准备离开了。

    “这些够你用个几百年的。用完了再找我。”

    竹青溪有些感概,“他被我杀了,还夺舍到了凡人身上,他应该很恨我吧。我却还是得到了他的好处。”

    余啸思索了一番,道“他虽然夺舍到了凡人身上,也算是过了充实的一生。他开了一家灵酒店,赚了很多灵石,还生出了有灵根的孩子。现在他的后代应该有一个家族了。”

    这些日子与熊猫相处,余啸觉得他对斯酿的情谊不假,岁月让他忘记了仇恨,只记得好的事情,他应该能给斯酿的后代一些帮助。

    竹青溪果然很欣喜,“他的后代都在什么地方?”

    “应该还在昆弥界,是一个地级界。上次我在七星灵界看到过他的一个后代,不知还在不在那里。”

    余啸把自己和斯酿的约定讲了,“你若看到化名为曲悦的。可以问问,没准就是斯酿的后代在外游历。”

    竹青溪不住点头,“我这一生修行,就这一件悔事,我会尽量弥补的。”

    余啸同竹青溪告别,没在青境中看到琰大人,以为他已经走了。

    谁知一出青境就看到他站在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上,黑发迎风飘舞,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走吧。”琰落在余啸身边,等着她拿飞鸢出来。

    “你有天界图还找不到路吗?我忙着呢,没空送你。”余啸还没生完气,不怕死地说道。

    琰微一皱眉,余啸腿肚子马上转筋,她强行撑住。

    “你答应了帮我解阵。还剩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