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衣冠何渡 > 第一百五十章 言不尽之忧
    说完了悕雪,沈行不禁将目光投到了司马澄身上,虽然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但沈行还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司马澄的变化。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司马澄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绝不会主动去做,整日泰然处之,却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今天却亲自抱着御酒进了门,还会因为羊洄而有了蹙眉这样的小情绪。

    沈行不禁感到欣喜,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司马澄一番。司马澄被沈行看得心里发怵,微微蹙眉,说道

    “沈大人,您有话便请直说。“

    被司马澄看穿,沈行便不再遮掩

    “我只是关心公子,陛下突然还归,洛京城局势大变,权衡再三,璟王爷不得不让公子入宫,成为少君的贴身侍卫,护少君周全,至始至终都没问过公子的意思。“ii

    “璟王爷是我的恩人,我也相信璟王爷,他说什么我便去做,没有什么悲喜之情。“司马澄淡淡地说道。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那公子在宫中可还生活习惯?“沈行接着问。

    沈行觉得司马澄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只是随风而动,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哪,但也不愿意择一处而栖。

    对未来的迷茫抵不过忘记的可怕。

    司马澄久久没有回答,沈行以为他不愿继续这个话题,但过了好一会,司马澄忽然冷不丁地说了句

    “好像,习惯了。”

    沈行心中一惊,按照他对司马澄的了解,他总是会和周围的人和事保持一定的距离,他可以和司马澄谈古论今,却不能跟他闲话市井,就像他希望自己了无牵挂,所以也不会让自己习惯一个地方。ii

    沈行还有一点担心,因为他知道悕雪是女子。

    当初,没有司马澄悕雪是女子的这个秘密,除了是对悕雪的试炼,为了让他扮成一个更“真”的皇帝,还一点便是沈行有些摸不透司马澄对女子的态度。

    司马澄儿时在益州的封地,天天和戍边的官兵们为伍,来了洛京,璟王爷不近女色,王府中鲜有女子出入,哪怕有女婢,也多是上了年纪的嬷嬷婆婆。

    听说之前在启封镇时,司马澄和当地县官家的大小姐一同出游,最后却不欢而散,但却可以和女扮男装的悕雪和睦相处。

    纵览朝野局势,司马澄在悕雪衣冠回朝一事上,无可替代,司马澄知道了,不在意倒还好,若要是心生不悦,那也只是在徒增整个计划的难度,所以,与其被这件事情束缚了手脚,倒不如先避而不言,言不尽意,也算不上欺骗。ii

    然而,至此的一番观察下来,沈行觉得司马澄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但他也隐隐感到不安,刚才司马澄能看他穿的内心,想必也能时常猜透悕雪的心思,

    看惯了司马澄那张俊美淡漠的脸,举手投足都尽显高门贵族之气。

    司马璟从偏殿回来时,已经到了中午,沈行让厨房准备好了吃食,四人在食厅出相会,司马璟赶到时三人纷纷起身,朝司马璟行礼,司马澄抬眸正好对上司马璟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不像父子,倒是更像是多年不见,却志同道合的老友。

    羊洄见璟王爷到了,就迫不及待地将司马澄带回的酒拿到了璟王爷的面前,说道

    “王爷,王爷,您看,这是公子从宫里带回来的,叫什么……”羊洄一下子想不起那酒的名字,赶忙扭头朝司马澄挤眉弄眼。ii

    司马澄知道羊洄早已迫不及待,于是走上前去,替羊洄解释道

    “王爷,陛下身体抱恙,不能举办中秋家宴,太后娘娘便替陛下向各位宗族赠予金桂酿成的琼酒,示共享美酒佳肴之意。”

    司马璟看着那青白色的瓷瓶,轻轻抚摸了几下,不禁笑着说道

    “这酒就给羊洄喝,我倒是更喜欢这个缥瓷的酒器。”

    “听说这是陛下亲自选定的,临走前,姜公公还和儿子说觉得这酒器过于素雅,与当朝天子不符。”

    听到璟王爷这么说,司马澄便说起了临走前的事。

    司马璟闻声一愣,顿了顿,再次露出了笑容,眼中带着慈父的特有的温柔。

    ii

    沈行听着也愣住了,他和司马璟默契地对望了一眼,这也是司马澄的变化,要是在过去,这样的日常小事,在司马澄里就是百无一是云烟,瞬间便会消散了。

    所以,若是一定要说司马澄的变化是什么,司马璟和沈行好像都渐渐领悟到了其中的奥秘——或许,司马澄是活得更像一个人了,一个有喜怒哀乐、欲望和感情的人。

    在羊洄望眼欲穿的注目下,司马澄打开了金桂酒,桂花的清新混着谷子的醇香,味道则更为甜爽柔顺,不太适合羊洄这样的豪迈的猛汉,反而与沈行这样文人谋士更为相得益彰。

    一方面是对于自己考虑不周而感到内疚,二是有人受伤了,作为皇帝,却只能宫里现在也只有司葵这个太医,而且出于他的安全考虑,悕雪也不打算让他出宫。ii

    在服装的选择上,注重实用性,选择结合竞技运动的圆领袍,并把前襟掖扎起。利于骑马、射箭等剧烈运动,能够充分解放四肢,扩大四肢的活动范围,配合四肢的柔韧度,符合蹴鞠运动的需要。

    一方面便于颈部运动,另一方面剧烈运动时宜于散热。

    在配饰的选择上采用交脚幞头、幅巾等帽式包裹头部,将头发束紧,以防头发散落妨碍运动。

    陛下,是明面上,只是在奖赏别人,只是比较起来才算是受了罚,那些大臣没有理由迁怒于陛下。

    悕雪半信半疑……都提出了些要求……其实那些要去都不过分,本就是先前司马烈为了提高北方士族的地位而打压了其他地方,要回去也无可厚非,只是这北方士族家的东西跟原来相比就少了,他们难免有些不痛快。

    一方面是对于自己考虑不周而感到内疚,二是有人受伤了,作为皇帝,却只能宫里现在也只有司葵这个太医,而且出于他的安全考虑,悕雪也不打算让他出宫。

    太常的属官有太乐、太祝、太宰、太史、太卜、太医六令丞,分别执掌音乐、祝祷、供奉、天文历法、卜筮、医疗。汉朝太常属太尉部,掌礼仪祭祀,至晋朝、南朝时均为九卿之一,隋朝九寺之首。唐朝宋朝设置寺卿、少卿,掌礼乐郊庙社稷之事。日本阴阳师即太卜。

    伊吉不会说话,也没有名字,但是会在容倾肚子咕咕叫的时候给他偷羊奶。当他羡慕地兄弟们练习骑射的时候,伊吉费了想尽办法为他做了一把弓弩。

    当他被兄弟们欺负负伤回来的时候,伊吉会轻轻的帮他清理伤口,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衣冠何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