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相思甚了期 > 第三十九章 困惑
    长风不知王爷怎突然要查这个,“王爷可是有什么发现?”

    “你且去查查看,不要暴露身份!”如此嚣张,本王倒要看看是谁给你撑腰壮胆。

    赵祁睿一连三日告假,朝中定是议论纷纷。

    新科三甲已授官,想来这两日就前去述职。李仪任大理寺寺丞官从六品,杜明朗入翰林院,唯有沈之文竟越过前两人进了内阁,想来这其中太子出力不少。

    赵祁睿虽来时轻眯了一会儿,实际没有睡着,杜沁心那单薄的臂膀他根本不舍得完全依上去。困意袭来,赵祁睿上塌休息一会儿。

    这边从母亲口中得知,赵祁睿竟为了寻自己一连三天不眠不休,想起他的一脸风尘,难怪早膳吃了那样多,自己还笑话他!忽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母亲,是女儿思虑不周!”杜沁心打心里愧疚,因自己闹得两府不安生。

    “你同母亲说实话,是否还想待在睿王府?”杜夫人想着杜沁心的处境,若是真不想在王府,就请旨和离。自己只有这一个女儿,实在是心疼的很。

    杜沁心不知如何回答,“母亲,我……”

    “我心里也矛盾的很,那日乍一知晓他与她青鸢的事,只觉得难受的很。你同我说过,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正常,可这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难受。”

    杜夫人抚着杜沁心的青丝,劝道:“哎!没有几个是你父亲那样的。你记着,往后再不要这样,若有事你就回家。你这样夜不归府,若让有心人知晓,你可知会惹出怎样的麻烦!”

    “是女儿任性了!”

    杜夫人见她这般乖巧也不忍多责怪与她。想起心中顾虑:“还有一事,明月没了…”

    杜沁心猛一抬头,“什么?母亲此话何意?”

    就知她会接受不了,杜夫人才要亲自与她说此事。“明月在你出府那日,死了!”

    “怎么会?怎么回事?”杜沁心不敢相信,握着杜夫人的手问道。

    “此事你不要再去追问王爷,他并不知明月是你的陪嫁丫头,因犯了错被王爷下令仗毙!”杜夫人这两日已打听清楚,怕她二人再因此事起了心结。

    杜沁心动了两下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呆愣愣地想起前几日还活蹦乱跳的丫头竟说没就没了……

    “你往后要多留些心眼,那个庄夫人不简单!明月那丫头是我给你亲自挑选的陪嫁丫头,她不可能会做出当面欺主的事情,金玲也说最后见明月是她从庄夫人那回来,还说是庄夫人准她回来的。谁知没过一会儿那庄夫人就寻了短见,下人非说是明月气得。王爷一时冲动就…”杜夫人了解明月,也再三叮嘱过在王府要谨言慎行。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

    杜沁心没想到此事竟还是因为青鸢,赵祁睿不知明月是碎心院的丫头,可青鸢知道啊。

    “母亲,你的意思是她故意害的明月?可明月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这么做?”杜沁心实在想不通青鸢何故害一个丫头。

    见女儿这般心思单纯,很是担心,生怕她往后受委屈,“傻孩子,她如今已是王府妾身,心里所求你可能想明白。如今我怀疑她并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是王爷强迫与她,而是她自己刻意为之!”

    这个问题杜沁心不是没有想过,可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姑娘家竟不惜拿明洁做赌注。

    “母亲,她是王爷表妹,何苦如此!若想嫁个好人家不过是王爷一句话的事,何苦为妾!”杜沁心只觉得不可能。

    杜夫人气恼,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当初就不该将你养成这般看谁都是好人,以后人家将你买了,你兴许还给人数钱呢!”

    觉出母亲有些不悦,而且母亲都是为自己考虑,点头道:“我知晓了母亲,往后定会注意!”

    也不知是真知还是糊弄自己,又叮嘱了几句,便起身要回杜府。

    杜沁心将其送到王府门口,杜夫人说道:“明月一事,你不要再难过了,母亲会安抚好她的家人!你在王府万事小心。”

    “女儿记下了!母亲路上小心!”

    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杜沁心眼眶湿润。

    下午起身的赵祁睿听说杜夫人已经回杜府,打算去碎心院同杜沁心解释一下明月的事。

    可谁料竟吃了闭门羹。

    “王爷,王妃娘娘有些困倦睡下了。”素青上前一步,拦住了赵祁睿。

    赵祁睿猜到她可能已经知晓,可没想到竟连解释机会都不给自己。

    “那本王晚些时候再来!”落寞的眼神看着紧闭的房门,停留半刻转身离去。

    而一门之隔的杜沁心根本没有睡觉,对明月的愧疚让她无法坦然面对赵祁睿,所以不如不见。

    掌灯时分,长风归来。

    “王爷!”深情有些凝重。

    “可有发现?”赵祁睿放下手中的书,抬头问道。

    “王爷,左家庄庄主是前两年才来的此地,听说相当富有,只是有个不成器的儿子,整日竟做些欺男霸女的混蛋事儿。”长风一一道来。

    “可是属下打听竟无一知晓他是什么生意的!神秘的很!”

    赵祁睿眉头一皱,想起庄主胖儿子说了半截的话,以及突然出现的江湖中人!“你可查到他背后谁给他撑腰?”

    长风手一恭,“不曾,只是查出当地县令是太子年前指派过去的!”

    太子指派?此事竟会跟赵祁祯扯上关系,莫非那人的靠山是太子。

    不行,此事定要查清。“通知宿离让他回来,你负责将此事查清!”

    第二日一早,杜沁心刚起身。

    “娘娘,庄夫人来了!”素青一脸不喜的来禀道。

    杜沁心不想见她,杜夫人的话她多少听进去些,再加上明月一事。“你跟她说,本王妃有些不适,让她回去吧!”

    素青来到院外,施以礼道:“夫人先回吧,王妃有些不适,不便见人!”

    青鸢如今梳起夫人鬓,一身海棠花纱裙,风一吹裙摆飘逸,尽显抚媚。

    “素青姐姐,你让我见一面王妃娘娘吧!都是青鸢的错,害了明月!”青鸢楚楚可怜模样,拽着素青,恳求道。

    她不提明月还好,一提明月,素青更是气恼。“庄夫人此时说这话不觉得太晚了吗。王爷不知明月是碎心院的丫头,您还不知吗?”

    青鸢一愣,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哭道:“青鸢不知王爷不识得明月,当时王爷大怒,青鸢也拦不住啊!既娘娘气恼青鸢,青鸢就跪在此地求得王妃原谅!”

    说完青鸢就跪地不起,任素青怎么劝说都不起身。

    素青无法,转身进了碎心院同杜沁心说此事。

    “她竟这样泼皮无赖,奴婢不过说了一句,她竟还赖上咱们了!”气鼓鼓地素青胸口起伏。

    本就因明月一事有些烦闷,这一大早青鸢又赶来来给自己添堵。将手上的玉梳一摔,“随她,想跪就跪!”

    五月的天气已有些炎热。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杜沁心抬眼看了一下外面天气,烈日当空,有些担心。“还在外面?”

    素青点了点头。

    “你去让秦嬷嬷送她回去吧!别受了热!”

    自打昨日回来,秦嬷嬷就不好意思上杜沁心面前来。

    听素青说王妃吩咐自己,心里好受不少,来到院门口。

    看着大汗淋漓的青鸢,秦嬷嬷心中不忍,再怎么说也是贵妃娘娘的亲人,如今也是王府妾室,上前将她扶起。

    青鸢一见是秦嬷嬷,委屈的泪流不止:“嬷嬷!”

    “夫人这是何苦,娘娘不见你,你便改日再来,何苦遭这罪!”秦嬷嬷劝道。

    青鸢抬手拭去泪水,“王妃娘娘一日不原谅青鸢,青鸢这心里就难受的很!嬷嬷,您帮我劝劝王妃!”

    秦嬷嬷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像有心计的人。“你今日先回去,王妃娘娘心地善良不会因此事恼了你的,你先回去吧!”

    青鸢见日头越来越烈,真怕晒伤了自己,就着秦嬷嬷给的台阶说道:“嬷嬷说的是,那青鸢就不打扰王妃了!”说完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膝盖转身离开。

    秦嬷嬷回去禀杜沁心。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娘娘,庄夫人回去了…”

    杜沁心看了一眼秦嬷嬷,对屋里的丫鬟说道:“你们出去吧!”

    素青替她们关上门,侯在外面。

    “嬷嬷,你可知我是有些恼你的?”杜沁心开口说道。

    秦嬷嬷一听跪地,“是老奴该死,娘娘您要打要罚,都是应该!”

    杜沁心起身将秦嬷嬷扶起,“我知你是为了我好,可也不能给王爷下药啊!嬷嬷以后万不要再做这种事情!”

    羞愧难当的秦嬷嬷,连连点头答应。

    “都是老奴的错,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糊涂事!可老奴始终不解,明明走时只有您和王爷在房间里。怎么第二天就成了青鸢与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