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鳞天帝 > 第三十六章 初次炼丹
    西骁在蒲团处坐定,扫视了一遍周围摆放的药草与瓷瓶。

    尔后伸出左手拿起面前的极寒花,运起神识,从体内抽离出一线海之精元,裹住极寒花,将其缓缓送入了炉鼎之内。

    一接触到火焰,炽热的温度通过海之精元光罩,快速渗入罩内,雪白色的极寒花瓣边缘渐渐被灼焦,响起轻微的嗤嗤声,一丝丝乳白色的烟雾升起。

    同样地,在烈焰焚烧下,海之精元光罩表面,也燃起丝丝淡蓝色雾气,精元不断地损耗,需要西骁不停从丹田内抽调补充。

    待极寒花被烈焰焚至湮灭,呈乳白色圆雾状,西骁控制着海之精元光罩,小心翼翼地将其从内焰移至外焰。

    尔后西骁拿起一株黑白相间的两仪草,以同样的步骤炼化,呈雾状后将其移向乳白色药雾,两个海之精元光罩慢慢交融,最后合成一处,两团圆形药雾交汇在一起,黑白两色不停翻滚。

    之后西骁又在炉鼎中投入两株药草,分别炼化成紫红色与杏黄色浓雾。

    耗时半个时辰,在西骁身前炉鼎内左上方位置,呈现一团色彩斑斓且交汇翻滚的厚重药雾。

    脱体而出的海之精元本就极难进行精密操控,在烈焰烤炙下,更是变得极为不稳定,需以心神不断施以威压,保持精元壁罩的完整。

    此时的西骁神色凝重,面色已微微发白。

    焰火不时跳跃,温度跟着骤然升高,壁罩已几次险些破开,还好西骁反应及时,急忙施以威压镇住。

    目不转睛盯着炉鼎的西骁,不断稳住心神的同时,缓缓伸出右手,拿起纯红色小瓷瓶,用拇指推掉瓶塞,从体内分出第第二道海之精元,将其引入瓶颈之中,包裹着二钱逐日獭肾脏粉末,缓缓拖起后送入炉鼎之中。

    红色逐日獭肾脏粉末受热,纷纷扬起,不停地在精元壁罩内相互碰撞。

    西骁心念一动,跳跃地粉末被携裹着,朝着翻滚药雾缓缓移去。

    半分时后,两团精元球罩再次开始慢慢融合,厚重药雾碰上红色粉末,开始不断交汇融合,半柱香后呈五彩沙尘状。

    再看西骁,已是眉头紧锁,脸色极为煞白,细微汗珠从额头及面颊处泌出,凝结成线不断滑落。

    一旁观察地尊授,此刻已是大气不敢出,攥紧拳头死死盯着西骁地一举一动,眼皮已是很长时间没有眨动了。

    “此等心智,果然尊非同凡响!”见西骁依旧咬牙坚持,尊授心中暗赞。

    又拿起一个白色瓷瓶,西骁拨开瓶塞,脱体而出一道海之精元,携裹着十滴混元露,小心翼翼地送入炉鼎之中,几个呼吸后,混元露呈微白水汽状。

    深吸一口气,西骁开始控制着混元露雾向五色沙尘靠拢。

    当两道海之精元即将融合之际,只听得嘭的一声,包裹着五色沙尘地精元球罩炸裂开来,其中地五色沙尘四散飞逸,碰上烈焰,转瞬化为乌有。

    见到球罩破裂,西骁心神随之泛起一丝波动,啵地一声,携裹着混元露雾的圆罩也随之破裂开来。

    “炼丹之术,心神消耗竟是如此之快。”西骁只感觉全身虚脱,四肢无力,极为困乏。

    不同于西骁的懊恼,尊授在一旁却已是叹服不已。

    “你..”尊授把舌头捋直,“之前学过炼丹?”

    “这是第一次。”西骁觉得说话都费力。

    “那为什么你能炼出雏丹?”

    “您炼不出么?”

    “我..”尊授将音度提高了几分,“当然可以!只是最后的孕丹没有把握好而已..”

    “是不是炼丹之人,都需修炼火属性功法?”西骁问道。

    “嗯,火能焚万物,提炼物之精华,丹药的魅力就在于,将几种甚至数十种原本互不相干,甚至相生相克的天材地宝,通过交汇融合,使其迸发出数十乃至上百倍的功效。”尊授神往道。

    “丹药馆中炼药第一人是谁?是第一圣手么?”西骁追问道。

    “狗屁的第一圣手,那是他不要老脸自封的。”尊授一提到此人便牙痒痒。

    “西海炼药第一人自然是丹药馆傅馆主,上品丹药炼制成功率六成以上,几年前传闻成功炼制一枚品下阶丹药六阳养精奇丹,可提升逆海境强者一重修为境界。”尊授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又黯淡了下来。

    “短短七十余年,你便踏入深海五重境,且已具备如此强大心神,踏入逆海境必然是水到渠成。”尊授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不像老夫,停滞深海圆满境已近两百年。”

    “不过,能预见你的崛起,我死而无憾了!”

    “尊授,不到最后一刻,切不可放弃。”西骁急忙道。

    “哈哈,那是自然,否则我还费劲心机找寻药草,炼制这斗转续命丹作甚。”

    “你小子还学会宽慰人了..不错不错..”尊授笑眯眯地看着西骁道:“不过,我还是想看看你实力如何。”

    “这样吧,一个月后午时,我在龙宫练武场等你。”

    “好。”西骁欣然应允。

    “你先回去准备吧,我还要继续研究下炼丹手法。”

    看着西骁背影,尊授陷入了沉思,“我连雏丹都无法炼化,心神境界比我这徒儿都还不及,近年寿终正寝之感已愈发强烈,待我身死,便将我所有东西都给予他吧!”

    出了王授院,西骁来到外殿膳务司长西修真庭院,两人把酒言欢,痛饮一日一夜。

    “西骁兄弟,我可是听说了,在边域五人组决斗中,你在危急时刻爆发超强战力,连诛南海两名深海九重圆满境之人,挽回战场颓势,换我西海百年太平。”

    “四海以百岁为成年界,你还只是个少年便已取得如此战绩,着实令我仰慕至极。”

    “修真大哥过誉了,没有当年的您赠予的赤血丹,想必我连学员比试都进不了前三,对此我一直心怀感情..”

    龙宫之人,除了尊授与西泷落,西修正是西骁愿意以诚相待的最后一人。

    微醺的西骁回到庭院,见老管家与两名女仆在门前等候,吩咐他们退下休息后,倒头大睡了三天三夜。

    再次醒来,西骁沐浴更衣,挂上五车总领腰牌,来到内殿丹药馆。

    西骁边域之神勇在龙宫之中已人尽皆知,一路上,总领、都尉、巡查、御史等见到西骁腰牌,俱是极为热情的打着招呼,做着自我介绍。

    丹药馆由棕色启明木搭建,占地七亩,为四进庭院,第一进为丹药学徒修炼之地,第二进为丹师炼药房,第三进为丹使炼药院,第四进为丹药馆馆主傅丹尊的阁楼。

    才见到丹药馆,一股暗香便随即飘来,让西骁精神为之一振。

    门外守将见到西骁,迎了上来。

    “总领,不知道前来所为何事?”

    “在下拜见傅馆主。”西骁恭敬道。

    傅馆主虽只有深海九重境,但炼丹之术已是四海闻名,凭借自己炼制的丹药,突破深海境撒三千年寿命的桎梏,已在世万余年之久,在龙宫之中,连龙王都对他非常客气。

    “恐怕..”守将正要回绝,倏然想起近年龙宫之中口口相传的边域战神,便是眼前少年,直接打住了话语,神色也恭敬了几分。

    “请随我来。”守将领着西骁来到第三进庭院,一路上身穿白色圆领袍的各色男女均是神识匆忙,口中念念有词。

    第三进庭院共十间房,每间俱是房门紧闭,门框之上镌刻丹使之名。

    来到东侧最正中房门前,守将禀告道:“圣手,五车阁总领、边军骁骑营主将西骁求见馆主。”

    西骁抬头一看,横梁镌刻“第一圣手”四字。

    “稍等。”半分时后,房门缓缓打开,一个浓眉大眼,圆脸厚唇的微胖中年男子映入西骁眼帘。

    男子打量了西骁一眼,露出微笑道:“请进。”

    来到昏暗的房内,四面墙壁满满当当都是暗红色立柜,数百个抽屉整齐划一,屉门用墨绿色夜光粉镌刻内置之物。

    房内正中央有一个玄铁打造的四脚炉鼎,通体深红色,鼎身雕刻繁杂符文,隐隐发出紫光。

    来到房内南侧的白玉石桌前,男子示意西骁入座,并亲自给西骁倒了一杯橙色酒水。

    “这是天玑玄酒,有舒筋活络的神效,长期饮用,可清神明目,对修炼纳元术助益颇大,小兄弟尝一尝。”

    西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暖流顺着喉头直入丹田,向四肢百骸扩散而去,全身顺畅至极。

    “好酒!”西骁由衷赞道。

    “尊师最近如何?已经十年未见他了。”

    “精神矍铄,挺好的。”

    “他现在是不是经常骂我?”男子无奈道。

    “颇有微词罢了..”西骁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