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横推三千世界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吴家寻仇 (二合一)
    红的白的迸溅一地,李丘移开脚,漠然看着地上吴绝行的残尸。

    他对吴绝行这个人之前印象是一直是阴厉狠毒,颇有心计。

    灵佛山下清水镇时,他巧计逼迫玄诚四人差些就不费吹灰杀死他。

    若不是他实力提升太快,真实实力和其所想的有巨大差距,让其算空一步,他已是被人围攻死在那里!

    世尊寺他们联手击败了空,吴绝行无视对了空的承诺,杀死了空后又毫不犹豫的杀死了尘,接着和血鹰武圣同去杀掉法至、法悲,将对其有威胁的人全部斩草除根,显现出的狠辣和阴毒,让人觉得他能当上天上剑派的掌门不是没有缘由!

    他本以为这样一个人,死前应该会怨毒的诅咒他!

    但没想到,他居然会哀求自己饶他一命,而且那么轻易便放弃了自己身为武圣和天下三大派之一天山剑派掌门的尊严,甚至死前为了活命主动开口叫他主人,卑贱到了极点!ii

    若是旁人见到他死前求饶的样子,恐怕很难将其和武圣、大派掌门这些词联系起来,只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贪生怕死之徒!

    他亦是对吴绝行死前的丑态毕露感到诧异,觉得他所看到的吴绝行和他之前对其的印象有巨大差异!

    杀掉这样一个贪生怕死之徒,顿时让人觉得一点快感都没有了,所以他才会说出那番话。

    对于吴绝行死前的哀求,之后想想也属正常。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从容面对死亡绝不屈服,但往往自己觉得和真正面对是两种情况。

    在死亡没有真正降临时,谁都不知道一个人面对死亡时会是什么模样。

    即使那个人是高高在上、雷霆一怒伏尸百万的帝王,或是正义凛然、号称面对邪魔宁死不屈的大侠,在真正的死亡和恐惧面前,都有可能被摧毁一切尊严,卑躬屈膝跪地求饶!ii

    李丘收回目光,转身离开,身后就如他先前所说,是吴绝行等人曝尸荒野的三具残尸!

    ……

    数天后,官道之上。

    两旁一片竹林,清风阵阵,吹得竹海荡漾,竹叶在空中打转落下。

    李丘策马而行,正在回往巡天司的路上。

    鬼怪之灾一旦爆发,最先掌握情况的一定是巡天司,他可以借助巡天司的情报优势,直击鬼怪爆发的地方。

    想一想巡天司现在可能已经察觉到端倪。

    那只能力奇特的怪异欲要聚集天下鬼怪,掀起一场席卷天下的灾难,让天下变为鬼怪乐土,没有爆发之前也会对天下有很大影响。

    最明显应该就是天下遭遇阴鬼作乱的情况开始减少。ii

    那些阴鬼全部聚集到血衣阴鬼疯狂杀戮那个方向上的某个地方去了。

    巡天司虽然明面上是郭绍元为司长,但一直执掌巡天司处理事宜的其实是副司长周开诚。

    一直以来周开诚将用人机制特殊、龙蛇混杂的巡天司治理得井井有条,自不是无能之辈。

    他很可能已根据天下阴鬼减少作乱的情况猜到一些什么,派出人去天下各地确认探查。

    嘶!

    正在想事的李丘,忽然看到前方,双眼微眯,一扯缰绳让马奔行的速度慢了许多。

    但见前方道路,被一众骑马之人牢牢挡住去路。

    李丘很确定不是遇上了拦路打劫的强盗。ii

    因为天下还没有这等阵容拦路打劫的。

    一众身穿褐衣气质剽悍的武者,骑在马上堵住去路,个个气息强大,隐约在内脏期。

    另外更有四位相貌苍老的凝血期武者。

    为首的几人更加了不得,是三位武圣!

    其中一个李丘比较熟悉,曾经见过。

    宇文询,临峰派掌门,曾经在零星城,众人一起对战白猿、争夺血荆果。

    这人给他留下的印象,甚至比当时实力最强的法至、陆寒山等人更深刻!

    因为若不是因为他实力较低,不得不提前在不恰当的时机发动谋划,当时血荆果恐怕就落入他手中了!

    严格来说他所发动的谋划,当时还给了他不小的帮助,不然整棵的血荆果可不好带走!ii

    不过他不明白,他和对方似乎没什么大的仇怨。

    李丘又看向另外两个他不熟悉的武圣,察觉出了些许端倪。

    两人相貌有四五分相像,长着一张方脸,眉如刀锋,鼻若悬胆,身穿锦袍不怒自威,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似乎有着血缘关系,可能是一对兄弟。

    最关键是两人身上气息堪比武圣巅峰,而且还似乎有所隐藏,应该身怀多重武圣血脉。

    三人中又以这两人看向他目光中有着明显的恨意。

    他大致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了。

    曾经有一个叫做吴旭的身怀多重武圣血脉凝血期武者找上他,欲要杀死他为自己家族的一支旁系血脉报仇,当时对方没有太在意报仇的事,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以为随手就可以杀死他解决这件事,结果一番交手却被他反杀。ii

    眼前两人应该是出自吴旭那个武圣家族,是吴旭的什么长辈,知道了吴旭身死的事,前来为他报仇。

    李丘猜得不错,两人其中一人是吴旭的父亲吴山。

    另一人是吴旭的大伯吴岳,同时也是吴家大长老,吴家实际的掌权者。

    只是大长老而不是吴家的族长是因为两人父亲还没有死去,不过也已时日无多,所以吴家大权才会落入其手中。

    吴家隐世于一个与世隔绝的山谷之中。

    这件事起因本是因为族中有人汇报,因为血脉稀薄得不像话被他们开除族谱的一支旁系血脉被外界一个凝血期武者所断绝。

    身为吴家大长老和实际掌权者的吴岳听了当时心中不由生出些愤怒。ii

    虽然那支旁系血脉已经稀薄的不像话,而且已被他们主家开除族谱,但终究是身怀他们吴家的武圣血脉,而且不是没有可能之后诞生血脉复苏之人,怎么能被一个血脉平常的普通武者所灭绝!

    这乃是对他们吴家武圣血脉的冒犯!

    于是他唤来吴旭,让他出谷解决那个武者,使那个武者付出血的代价!

    吴旭领命出谷后,没有将这件事太放在心上,找到一家不大不小的门派,亮出实力和表明身份后,让其尽快找到李丘,之后便在各地游历,见识族地内见不到的新鲜事物。

    过了将近一个月,那个门派才探听到李丘踪迹,将消息报知给他。

    按着那家门派的消息,吴旭找上了李丘,本想几招之内杀死他,然后继续游历天下,过些时日再回族地,结果却是死在李丘手里,曝尸荒野。ii

    两个月后,吴旭久久不归,吴岳派人出外寻找,结果最后找的是一具尸体。

    派出去的人还打听到,李丘不但没死而且之后夺得血荆果成功晋升武圣!

    亲生儿子被人杀死,吴山愤怒到了极点,欲出族地为子报仇,吴岳跟着他一起出了族地。

    本来杀李丘一个武圣前期,哪用得着两位身负多重武圣血脉的武圣巅峰,又何况吴岳是吴家实际掌权者,不宜离开族中。

    但吴旭是因为吴岳派出去,才被李丘杀死。

    吴岳觉得他害自己侄儿丢了性命,害自己兄弟没了儿子,对不起两人,才跟着吴山一起出了族地。

    离开族地后,两人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了那个给吴旭消息的门派,将其灭掉。ii

    因为其只给吴旭了李丘的行踪,而没有探明李丘真实实力。

    他们认为吴旭死在李丘手中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至于吴旭只让那个门派搜查李丘行踪没有让其调查李丘实力的事实,愤怒之极的吴岳两人直接选择性忽略掉了。

    再之后便是找一个能调查到李丘行踪的消息渠道,要想报仇当然要先能找到李丘!

    吴岳两人恰巧找上了宇文询的临峰派。

    宇文询本就想要讨好这两尊身负多重武圣血脉的武圣巅峰,想借这件事和吴家搭上关系,给自己找个靠山。

    虽然当时他已在不久前晋升武圣,成为万千武者需要仰望的强大存在,只要他小心一些不去招惹世尊寺和朝廷那些庞然大物,活到寿命终结是没有问题的,但多个靠山总是没坏处。ii

    尤其得知吴岳两人需要他找的人的名字时,宇文询搜集消息更加用心了。

    当时零星城争夺血荆果,他走出古林在和方奇约定的地方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方奇背着血荆果树来找他。

    后来他才得知,方奇被白猿杀死,血荆果树落到了李丘手中。

    虽然宇文询对于方奇没能逃掉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但当听到血荆果树落到李丘手里,自己一番谋划到头来终是别人做了嫁衣时,依旧不免对得到血荆果的李丘生出些许怨恨!

    如果不出意外,那血荆果本应该是他的!

    晋升武圣后不久就能杀死晋升数十年的雷炎武圣的人,也应该是他!

    宇文询发动门派力量,搜集到李丘踪迹,看上去似要回巡天司。ii

    于是他带着吴岳两人,来到这条李丘回巡天司的必经之路上,将他顺利截住。

    宇文询骑在马上,目光阴冷之极,似毒蛇般看着李丘。

    吴山神色凶恶,眼中浮现一抹深深的仇恨。

    “就是你杀了我的儿子?!”

    另一旁吴岳面无神情,眼中杀意凛冽!

    吴山一开口,更确定李丘的猜测。

    “如果你儿子叫吴旭,那的确是我杀的!”

    李丘大方承认道。

    以前或许他对吴岳两人或许会转身便逃。

    但几天前他二次血脉蜕变实力大涨后,世上能让他忌惮的人已经没几个!

    其实绝对不包括吴岳和吴山。ii

    以吴旭当时身上血脉对其实力的增幅,两人至多不过是三重武圣血脉!

    身负三重武圣血脉的武圣巅峰,实力堪比一人独战五位武圣的法至,但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可怕,可对他还造不成什么威胁!

    哪怕这样的强者有两位,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你!……”

    见李丘如此猖狂,吴山起得面色涨红。

    吴岳目光凶狠,厉喝道。

    “小畜生好胆!知道我们什么人,还敢如此猖狂!”

    “二弟莫和他废话,先将他拿下再慢慢炮制,若不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能告慰我侄儿的在天之灵!”

    “好!”ii

    吴山双眼血红,一拍座下马匹,直接将马拍死,借力而起。

    长剑出鞘!似一泓冷泉当空袭来,杀意森然,令人心神颤栗!

    吴岳坐在马上没有动手,对付李丘一个武圣前期,不过是吴山两三招的事。

    况且他也不能和吴山抢这个亲手拿下杀死自己儿子仇人的机会。

    一旁宇文询见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李丘目光微凝。

    前些时日他实力暴涨,近乎跨越一个大境界。

    就连吴绝行三人联手,亦不能让他动用兵器,被他赤手空拳几招间全部杀死!

    若是眼前两人联手,或许有资格让他动用夜昙刀!ii

    当然如果只有一个人,却是不够格!

    李丘也自马背跃出,只是相较吴山要温和得多,仅是让马一个趔趄倒退了一步,跃出的速度也远不及吴山迅猛。

    但当空中面对吴山凶狠一剑时,李丘躲闪的速度却是令吴山心中一惊!

    吴山虽然身上杀意凶猛,但这一剑没想杀死李丘,只是想将他的嘴划开,不过含怒出手亦是用了全力!

    可当他长剑将要杀到,李丘忽然稍一偏头,居然躲过他的攻击!

    展现出的速度,令人心惊!

    李丘偏头躲过吴山一剑,一掌拍出似闪电般迅猛,轰爆空气!

    吴山刚有所反应欲要抵挡,李丘的一掌已结结实实印在他胸口!

    砰!

    沉闷的一声轰鸣,好似万钧大锤轰击在皮革之上!

    吴山于空中喷出一大口血,以比袭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

    李丘则神色淡然,稳稳落到地上,自始至终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其实他虽实力要比吴岳两人都强,而且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也没到能一招击败吴山的地步。

    是吴山太轻敌,袭来时没有任何防御或者接招的准备,满脑子都是一招重创他然后擒拿狠狠折磨的念头,才会猝不及防被他一击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