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漫画很强大 > 88 传家宝(求支持~)
    侯新雨虽然很羡慕维斯塔三人那特殊又相对完美的性格,但他并不认为无限趋近这三类性格就是好的。

    严格来讲,他目前接触最多的化形女主也不过是这三人而已,之前有过近距离交流且确定是化形女主的苏何有毒舌属性,再之前那个倒追高中生的疑似化形女主女干事感觉是冷艳。

    如果可以的话,侯新雨更喜欢漫画角色自身的性格,毕竟这种性格与人物已经在侯新雨脑海中形成一种很深的关联,稍微改变就会让他产生违和感。

    而蚊女这边就真没办法了,除了她的反人类念头外,主要还是在于人设过于简陋,导致她出现在侯新雨梦中那一刻起就自动补足如同筛子一样的人设背景。

    一个经历了和蚊子融合的女性,怎么看也没办法往好的一面来补足,虽说侯新雨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补足究竟是基于什么来推演的。

    莫非人气中存在喜爱、怜悯一类的细分类,然后根据这些细分类的比例向上补足?

    亦或者是根据漫画家的兴趣爱好潜意识,来自动向下推演?

    作为漫画家,侯新雨还是个新手,所以新手漫画家侯新雨只能按时起床洗簌下楼准备吃早饭。

    在没有具备战斗力化形角色的保护为前提,很少有二代漫画家会搬出去自己住,除非是想整天面对性别相同、肌肉不同的责编。

    “哇~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超乖巧!”没等侯新雨进餐厅呢,就听见侯腮雪在里面嚷嚷着。

    走近,看到侯腮雪张牙舞爪地比划着,然而作为亲哥的侯新雨明显能感觉到她只是在虚张声势。

    “又怎么了?”拉开椅子,侯新雨好奇地问道,同时也注意到维斯塔表情貌似没那么平和。

    “昨晚我打游戏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一个每年只有寒暑假上游戏的号居然在打排位,当然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像我这样交友广泛的人,什么样的朋友都可能会出现的嘛~”千叶葵用一种很随便的神情、很随便的语气,说着很不随便的话。

    如果不是侯新雨知道她整天宅在侯爹眼皮子地下,他都能脑补出自家老爹加冕为王的戏码来。

    而且‘寒暑假’这种关键字眼,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在说侯腮雪啊。

    很惋惜地冲着侯腮雪摇头,侯新雨很心痛自家妹妹上分为啥不带着自己啊,作为家里仅有的三位游戏爱好者之一,侯新雨的游戏水平属于弟中弟级别,渴望抱大腿的心情已经化作一种本能。

    “侯腮雪!”板着脸,维斯塔眼眸中仿佛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空气仿佛都因为她的声音而颤栗,反观侯腮雪,如同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好吧,除了侯腮雪像鹌鹑一样是真实写照外,剩下的都是侯新雨自己脑补的,这些天都在处理蚊女化形的事情,难免会考虑到战斗力这一方面,自然也会想到《女神联盟》中维斯塔的战斗表现。

    之后的早餐就很大众化了,毕竟侯腮雪挨训已经很寻常了,倒数第九名的考试成绩,这种程度的挨训估计要持续一个礼拜。

    饭后,侯腮雪麻溜地跑楼上读书了。

    维斯塔给千叶葵一个眼神,千叶葵左右手从兜里掏出来仨手机上号,事后侯新雨得知这仨号里有自家妹妹所有帐号的好友,借此来监督侯腮雪有没有偷偷打游戏,而单纯的侯腮雪只能忍痛拿零花钱把所有帐号的皮肤都买全……

    “专家组那边需要研究一下《一拳》的手稿,一会你和小葵把手稿送漫协去,她们研究好之后就会还回来。”书房中,侯爹安排着工作。

    漫画手稿对于漫画家而言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尤其是这个世界放大了漫画家的地位,那些珍贵的古董中必然少不了知名漫画家的知名漫画的手稿,稍微次一级的也是某一版的单行本,有点类似猴年邮票。

    由于《一拳》的表现,估计侯家未来子孙有经济困难后,出手这些手稿也能奶回来一波,也可能会被某个不肖子孙捐给国家等等。

    “虽然没有不尊敬由化形女主组成的专家组,但这种事情犯不上我亲自上门吧,最近这类事情有点多啊。”听到自家老爹的话,侯新雨埋怨一句。

    最近侯新雨总会被自家老爹安排这安排那,去见一些漂亮的化形女主什么的,要不是这些天要定时汇报化形进度,侯新雨恨不得吃完饭就滚屋里。

    作为毕业生的侯新雨,就算是打游戏,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取材,毕竟游戏里那些台词不同、声线不同的英雄角色也超有爱啊。

    “有些东西你亲自跑跑权当锻炼身体了,多见识见识,这样你以后进漫协才不会懵。”侯爹自然不会说这是为了可能会成为副会长而提前做准备,甚至他现在都有些把握不住自己的想法了。

    明明期望他担任,但心里却忍不住想他失败。

    已经做好他失败的准备,但又总是想看到他坐上那个位置。

    不同于普通人眼中的权力,作为社会地位很高的漫协副会长,侯爹很清楚这张椅子代表着什么。

    “以后交给蚊女做就好了,如果专家组那边不着急的话,蚊女过段时间就化形了,着急的话就麻烦葵妈了,我要在家画漫画。”侯新雨果断摇头。

    看到这么无赖的儿子,侯爹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叹息。

    “别总是蚊女蚊女的啊,你有想好蚊女的名字吗?”千叶葵倒是不介意跑一趟,本心而言,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宅的人,毕竟宅女主漫画很少会受到欢迎,尤其是这个世界女多男少。

    而上辈子的话,哪怕是《干物妹》中的小埋,也有个体育优秀、无可挑剔的人设在后面撑着。

    “呃……还在商量,毕竟名字的话,我觉得双方都觉得OK是最好的。”侯新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是起名困难户。

    上辈子写第一本小说的时候他起名字超简单,不是叠字就是单名一个‘明’,甚至一本200多万字的小说中,重要配角之主角父母的名字压根就没有,这阅读感,大约用酸爽形容不太过分。

    “这一块重要也不重要,主要看你们俩,但她化形之前就要决定好,我们不能当着腮雪的面叫她蚊女,而且她也是要办理身份登记的,再一个你最好参考一下市内化形女主的命名习惯。”点点头,侯爹对这块并不在意,他觉得他比较擅长起名字,所以自己儿子应该也擅长,毕竟‘空山新雨后’、‘云鬓欲度香腮雪’什么的,也很诗情画意。

    然而侯爹压根就没注意到侯腮雪和猴赛雷有多么相似,就好像‘史尚飞’、‘鲍菊’一类本身就向往美好的名字,但现在总会被引伸出更具有哲学意义的解释。

    “其实我一直都很纳闷,国家貌似在身份证这一块不算太严格,而且国家好像在网络安全、监控摄像等方面弄得并不严格,按道理来讲,国家应该有这方面的能力去操作才对吧。”谈及身份登记,侯新雨想起前段时间的一个新闻,内容就是通缉某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上次看的时候据说凶手已经窜逃7个省还没抓到,由此可见国家监控这方面做得很不到位。

    至于说市内化形女主的命名习惯,这部分侯新雨还真没注意,毕竟化形女主和漫画女主毕竟不同,这方面的资料他准备之后查一查。

    “复活后的化形女主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同程度的黑化,虽然上面有能力去一米一米地安装监控,但总不能每个监控都要安排人手去保护啊,就算不是黑化的化形女主也很讨厌被监控的感觉。”千叶葵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往书房门口走去。

    侯爹没有制止,看上去是默认侯新雨懒家里的想法。

    ……

    PS:感谢星星鼎、尼禄是我的、读者天昕、土著神的顶点打赏,多谢支持!

    晚上我好好琢磨琢磨剧情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