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流云引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今日之日多烦忧(十六)
    有人找穆生云禀报了这件事情,看这狠辣的作风,穆生云这下明白过来院子里原来关着的人是谁了,立马派人去追捕徒兰察娜,同时让人去跟杜维桢说一声。

    孟浮生立刻赶来了现场,看到地上几具嘴唇发青表情狰狞的尸体,他心底蓦地涌起一股杀意,这下什么恩情什么恩将仇报他都忘了,只有心狠手辣的徒兰察娜。

    他亲自一个个为他们合上了眼睛,无声地为他们道歉,不是他们太过愚蠢中了徒兰察娜的毒,要不是他吩咐他们除非她硬是要闯出来,其他的不必理会,他们也不会对徒兰察娜这么没有戒心。

    “我会让该受到惩罚之人受到应有的惩戒。”孟浮生在心里默念。

    他直起身后雾岚才来到他身边,他知道孟浮生心里不好生,不提逃跑的人,先好言安慰了一番“浮生你不必自责。”ii

    “我怎么能不自责。”孟浮生小声呢喃,闭眼又睁开,睁开后眼里没有半分纠结,只有坚定,“雾岚师兄,让我亲自带人去把她抓回来吧,我要为他们几个报仇。”

    流云山庄的护卫大多都是在山庄长大,然后在通过考核后成为正式负责守卫山庄安全的护卫,即使不是个个都知道名字,但大多数都是眼熟的,而昨天还鲜活的几条熟悉的生活今日便冷冰冰地长眠地下,孟浮生无法不感到触动。

    雾岚没有拦他,他大概知道浮生心里的念头,与其让他一味自责下去,不如正面去应对。

    “嗯,你去吧,我会把他们好生埋葬的。”

    徒兰察娜不是第一次进出山庄的,她熟悉内院的防线,本来以为外院比起定是要差远了,以她的能力完全没有问题。ii

    可是当她像一只无头苍蝇左右乱窜但就是找不到稀薄得可以逃出去的出口时,她觉得有些绝望,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幻觉,觉得满山庄都是想抓她的人,听见一点风吹草动就担心不已。

    不过她想的确实没错,山庄内找她的人还真不少。

    “谁在哪里!”

    徒兰察娜这时正躲在一处荒僻无人居住的小院子里,想着等天亮下也好找出口,哪想到一不小心踢到了一盏不满蜘蛛网的油灯,巧合的是外面正好经过一队找人的护卫。

    护卫队的小队长带着人走近,眼神警惕聚精会神地看着黑洞洞的小院子,再次出声询问“谁在哪里?”

    徒兰察娜紧张地钻进了放衣服柜子里,身上挂满了蜘蛛网,她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四处飘散的空气,可是在这种紧要关头,她已经顾不上嫌弃了,心里默念着他们能快点离开。ii

    也许是上苍听见了她的祈求,等脚步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然后便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了。

    徒兰察娜顿时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她脚边突然有毛茸茸的触感,然后就是几声“吱吱”,在安静得只能听得见她自己呼吸声的半夜,这算不上陌生的“吱吱”声让她毛骨悚然。

    “啊!”她难以控制地发出一声尖叫,一脚踢开老鼠就推开柜子跑了出来。

    然后,和安静在门口等着的一队护卫正面撞上了,原来刚才他们是为了引出里面的人所以让几个护卫假装离开了,步伐声明显不符合,可是当时徒兰察娜太过紧张所以没有注意到。

    小队长看着浑身脏兮兮十分狼狈的女人,眼里闪过一抹恨意,没有一点怜悯地上前直接将她的手扳倒了身后,“公主,跟我们走一趟吧,浮生少庄主可是还在找你呢。”ii

    他的声音阴测测的,像是有一股股阴风吹在她的后脑勺,让她浑身发凉,说不出一句话。

    小队长自然是恨她的,因为在被她毒死的几个护卫之中,有跟他从小玩到大,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要不是浮生少庄主要亲自看到他,他肯定要不惜豁出一条命也要让她血债血偿。

    十分钟后,双手被捆在身后的徒兰察娜被丢在了孟浮生面前,灰头土脸,哪有半分曾经鲜衣怒马的公主模样。

    孟浮生蹲在她面前,已经没有了半分念旧之情,“徒兰察娜,我本来想着等和妍儿结了婚就放了出来,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可是四条鲜活的生命啊,即使你贵为公主又如何?难道他们就该死吗?你被我软禁在里面的时候他们可有半分亏待你?你若是处死的是你的下人我自然不会有异议,可是他们是流云山庄之人。”ii

    徒兰察娜不负娇纵蛮横,两行清泪说流就流,言辞哀切,“孟浮生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怕你和杜月妍成亲后会嫌弃我碍事将我杀掉,所以一时鬼迷心窍铤而走险。呜呜呜,你放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绝对不敢了,也不会出来碍你们的眼,你就当从来没有认识我这个人。”

    孟浮生冷笑,“要是你在今晚的事情发生之前说出这句话,我肯定会送你离开,然后用赠予你我所有的钱财,让你后半生都能过得富足,可是现在,晚了。”

    “不晚不晚。”徒兰察娜扭动着身体想要贴近孟浮生,就像一直蜿蜒的蛇,“孟浮生,我救了你这么多次,这次就当偿还以为那个的所有恩情了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拿我救过你的事情威胁强迫你做任何事情。”

    孟浮生捏着她的下巴,表情有些阴沉,“我说过,晚了,我没有资格代表他们原谅你。”

    然后孟浮生便不打算搭理她了,拎着绑住她的绳子将她提了起来打算带去山庄的刑堂,山庄所有犯了错的人,无论罪行大小,都是要被送进去按量处刑的。

    徒兰察娜还不死心,不停地哀求,那凄苦的声音听了让人同情,可是打不动孟浮生便是了。

    “浮生。”

    哪知孟浮生还没走几步就撞上了气喘吁吁的穆生云,他眼神冰冷地瞥了一眼徒兰察娜,就对孟浮生说“我从雾岚那里听说了这事,你把她交给我吧,我来处理,你们毕竟有旧,我怕你过不了心底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