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流云引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今日之日多烦忧(十五)
    孟浮生跟受了蛊惑似的慢慢底下了头,吻了吻那双盛满月色的杏眸,杜月妍闭上了眼睛,感受眼角濡湿的感觉。

    此时还被软禁在院子里的徒兰察娜并不知道孟浮生的想法,还想着孟浮生现在知不知道杜月妍来找她的事情?要是知道的话不该这么镇定现在还不出现吧?

    徒兰察娜确实是故意在杜月妍面前讲那些话的,一部分是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另一个愿意则是想激孟浮生过来。

    哪知一连等了几天,别说孟浮生的人了,就连孟浮生的影子她都没有看见。

    徒兰察娜都快被逼疯了,那些护卫也是,她觉得他们是在故意躲着她,现在的情况是只要她不想着离开院子,那些护卫就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安静到让她觉得整个院子只有她一个人。ii

    这样安静的氛围足以将一个人逼疯。

    徒兰察娜终于忍不住了,她先是将房间砸了个稀巴烂,只要是她看见的,能拿得动的,通通砸了个遍。

    劈里啪啦此起彼伏的声音将护卫们吸引了过来,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徒兰察娜状若疯狂的动作。

    徒兰察娜砸得眼睛都红了,看见他们心里的火气更加高涨,抄起一个花瓶就朝他们狠狠砸了过去,“躲着啊怎么不躲着,现在知道出来了!”

    护卫们眼疾手快躲开了,但是其中一个没有来得及,被砸中了额角,顷刻间鲜血直流。

    那护卫抱着额头表情因为疼痛表情有些委屈。

    护卫们朝夕相处,训练也是一起的,彼此感情深厚,甚至可以说是像兄弟一般。ii

    他们见状连忙围了过来要给他止血。

    可是罪魁祸首不但没有一点点愧疚的心思,反而冷嘲热讽,“一堆下等人哪里这么娇贵,就算死了也不过被随便丢在乱葬岗罢了。”

    徒兰察娜说的也没有错,下人的命对一些自誉身份尊古之人的确不如草芥,可是流云山庄没有这种说法,里面平等的风气很是浓厚。

    更何况受伤的人是自己的兄弟。

    护卫们登即被激起了怒气,一个脾气暴躁点的冲上去攥住了徒兰察娜的衣袖,表情凶狠,“那是你们这些人的规矩,不过在流云山庄就要遵守流云山庄的规矩,我们这的规矩就是不可内斗,不然是要受家法的。”

    “你个贱人竟敢碰我!”杜月妍狠狠甩开她的手,嫌弃地用匕首隔开了被碰过的衣袖,清秀至极的脸此刻却有些丑陋,“你们也配,你去把孟浮生叫来,我看他敢不敢罚我!”ii

    脾气暴躁点的护卫还想说什么,却被受伤的那名护卫拉住了,“算了,浮生少庄主不是有命令吗”

    他们不理会一地的碎片离开了,徒兰察娜重重地关上了门,生气地坐回了床上,她就不信她这么闹了孟浮生还能无动于衷。

    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孟浮生果不其然出现了,房间的门大大剌剌地敞开着,徒兰察娜正坐在唯一安然无恙的椅子上,恶狠狠地盯着他,好像在看着仇人,“你总算是来了。”

    孟浮生表情冷淡,并未因为他的话而有任何情绪波动,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觉得我够隐忍你了,就算你将山庄的防线泄露出去,引狼入室我也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要是你当时有一点悔改之心我也不会软禁你。可是你不但没有,竟然还想刺激妍儿,徒兰察娜,你着实是太过分了。”ii

    徒兰察娜被说得鼻子一酸,但还是挺着不肯露怯,“你想怎么样?我救了你这么多次你以为帮我一两次就抵消得了吗!”

    孟浮生心里萦绕着淡淡的无奈,他不是个会忘记别人恩情的人,可是协恩图报着实是让人恼怒,并且她不想让妍儿再因为这种事情伤心了。

    “我不是好人,如果你再做什么什么出格的事情。”孟浮生敛眸,慢慢走过一地的碎片,走到徒兰察娜身边,凑近她耳边,威胁道,“我就杀了你。”

    徒兰察娜吓了一跳,然后恼羞成怒地大喊“孟浮生!你敢!我不信你敢!”

    孟浮生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敢不敢做了才知道。”

    徒兰察娜被这句话定在原地,等到孟浮生的身影消失了,她还未从刚才的感觉中走出来,刚才孟浮生好像是真的要杀了他。ii

    解决了泄密的人,再也没有一个老鼠能进得来内院,山庄的事情逐渐稳定,而早在半个月前穆长风就有了让位的意思,穆生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定在两天后担任庄主,以这个名义广邀天下之人。

    在宴席上,穆生云一顿旁敲侧打,然后是打一棒给一颗糖,接着又是随便展示了些流云山庄隐藏的势力,将那些只是知道流云山庄厉害但并没有具体意识的人吓住了,然后一个个是保证加后悔前段时间鬼迷心窍差点做了错事,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再犯了。

    这个效果让穆生云心情大好,但他心知人心难测,所以在将人放下山的同时也派了人去盯着,但凡某些人贼心不死,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出去,以绝后患。

    穆生云狠辣的行径让流云山庄几乎无人敢轻视欺辱,情况也渐渐转好。

    许是觉得上次将徒兰察娜吓得太过了,孟浮生也不再禁止任何人同徒兰察娜交流,被派出去的婢女们也渐渐被叫回去了,这下子徒兰察娜总算是舒心了一点,总算是不再一片死寂了。

    婢女们好嚼舌根,徒兰察娜不屑于这些,但是不经意间也能听一耳朵,而近期在山庄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无异于孟浮生和徒兰察娜即将成亲的事情。

    徒兰察娜偶然听到了,十分震惊,想要逃出去的心情越发焦灼了。

    在终于陆陆续续收集齐了的药材后,徒兰察娜用制作出来的毒药毒害了看守的护卫们逃了出去。

    一声凄厉的叫声拉开了追捕的帷幕,原来是晚上睡不着是奴婢听见声音后处于好奇,这才发现了院子前的几具尸体,吓得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