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爆笑Z班 > 第五百九十一章:诸葛一族的沼泽
    公孙鹿捕鱼,愿者入兜。

    白鹿躺在沙滩上,吹着清凉的海风,享受着阴雨过后的阳光,他把熊大等人编的捕鸟网改成了一个网兜,放了一些鱼头猪皮进去,然后系了一根绳子将网兜丢进海里,等待觅食的鱼虾自己入兜,一天下来能捕到不少鱼虾蟹。

    他原先让熊大等人编网是想捕鸟的, 但看到路小曼舍命去救一只幼鸟,让他打消了捕鸟的念头,掏鸟蛋倒没什么,母鸟失去一窝蛋,很快就能再下一窝蛋,但若捕杀的是一只母鸟,那会导致一窝鸟蛋幼鸟全部丧生,想想一窝嗷嗷待哺的幼鸟,再也等不回母鸟,也是挺残忍的……

    “小白,你躺这里做什么?”

    白鹿斜眼看着走过来的陈巧巧,回道“捕鱼。”

    陈巧巧好奇的问道“你不下水,怎么捕鱼?”ii

    白鹿懒洋洋的回道“我下了一个网兜。”

    “你们今天不进行游泳特训了吗?”

    “我们已经连续五天进行高强度训练了,身体有一点吃不消,今天休息恢复。”

    陈巧巧走到白鹿身边坐了下来,作为小夜的朋友,她觉得有些事还是有必要问一问“你跟路小曼是什么情况?”

    “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真的?”

    白鹿云淡风轻的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误会,但又不好解释,总之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至少目前没有。”

    陈巧巧认真的道“她是有妇之夫,你们最好划清界线。”

    “你怕她男人砍死我?”ii

    “¬¬”

    白鹿歪着头“路小曼只是订了婚而以,严格来说还算不上有妇之夫吧?”

    陈巧巧摇摇头,幽幽的道“没那么简单,我认识路小曼三年了,三年前,她就戴着婚戒了,你觉得谁会订婚三年不结婚?那不早分手了?我们几个女人聊天的时候,都会说到自己的丈夫,只有她只字不提,她看起来也像是已婚了,但半句不提自己的丈夫,你不觉得奇怪吗?”

    白鹿沉默肃穆地皱起了眉头,订婚超过三年了,只字不提自己的男人,那她的男人多半是有妇之夫,他们订了白首之约,只因男人不是单身,她迟迟不能嫁进门……

    不要招惹路小曼,她是一个会带来麻烦的女人。

    陈巧巧留下一句忠告后,离开了,白鹿伸了一个懒腰,麻烦吗?他什么时候怕过麻烦?ii

    白鹿信步返回营地,走到女生营地一顶帐篷前,看向坐在帐篷中看书的路小曼,痞痞地勾了勾手指……

    “做什么?”

    “我想找你谈一波人生?”

    路小曼羞涩的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白鹿假装耳背的道“你让我进你的帐篷里谈?”

    “¬¬”

    路小曼只能放下书,穿上鞋子,迈出帐篷,走向没人的地方。

    白鹿亦步亦趋跟在路小曼身后,欣赏着她摇曳多姿的丰臀,路小曼的面相很端庄,看起来像一个贤妻良母,但她走路的时候,臀部会不自觉的摇曳,非常的妖娆,很不良家妇女,也因此非常吸引男人……ii

    两人走到一块岩壁旁,面朝着大海。

    “你想找我谈什么?”

    “你这两天为什么要躲着我?”

    路小曼斜眼一瞥白鹿,没好气的道“大家都认为我们关系不单纯,你不回避我,那只能我回避你了。”

    “清者自清。”

    “有的误会,根本就解释不清。”

    白鹿很跳跃的问道“你订婚多久了?”

    路小曼下意识道“七年了。”

    “这么久了?”白鹿乌鸦嘴道“订婚七年,还没结婚,难道你未婚夫已经死了?”

    “¬¬”

    “没死吗?”

    路小曼白眼道“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我不想跟你谈。”ii

    白鹿斜眼“我只是有一点好奇,正常人,谁会订婚七年,你也一把年纪了,真想一辈子都没名没分的吗?”

    路小曼冷冷的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的事,我必须管。”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路小曼面红耳赤,感觉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刻意拉开一点距离,拒绝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可能的。”

    “结婚都能离婚,何况是订婚?”

    路小曼转向白鹿,恳求道“不要再纠缠我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他的。”

    “你很爱他吗?”

    “当然。”ii

    白鹿玩味一笑“听你的口气,明显听得出来,你们的感情并不深。”

    路小曼沉默了一阵,叹道“不是不深,只是我们在一起太久了,感情慢慢变淡了。”

    白鹿试探般问道“他是一个有妇之夫吧?”

    路小曼忽然变成了一只刺猬,歇斯底里的道“我不是他的情妇,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已经有家室了,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成别人的情妇,认为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所以才会三番两次轻薄我。”

    白鹿挖了挖鼻孔“我对美女都这样。”

    “¬¬”

    路小曼快气哭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白鹿云淡风轻的问道“为何不离开他?”

    路小曼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了,淡淡的道“我说过了,我爱他。”

    “那他爱你吗?”

    “当然,如果他不爱我,当初又怎么会跟我求婚。”

    “求婚七年了,你确定他还会娶你?”

    “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

    路小曼苦涩的道“他的妻子来自皇族。”

    白鹿顿时恍然大悟了,皇族公主极少下嫁平民,路小曼的男人明显来自一个很显赫的家族,通常世家大族子弟都拥有爵位,可以合法的三妻四妾,唯独娶了公主的例外,娶了公主的男人是不能三妻四妾的……

    “我能问一下你男人来自哪一家吗?”

    “诸葛。”

    白鹿嘴角一翘“真巧,我的一个同伴正好来自诸葛一族。”

    路小曼语带谦卑“大福少爷是诸葛一族最尊贵的宗家小少爷,我的男人只是诸葛一族分家的子弟。”

    白鹿幽幽的道“你想离开他吗?”

    “不想,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回去了。

    路小曼不想再谈了,酷酷地转身离去,白鹿着她摇曳的美臀,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身不由己,他倒是可以帮她脱离诸葛一族的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