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自我论道
    问题的确很严重,像是当初厄运之子时期,遇到苍穹之怒一般,身体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导致衰老。

    现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对灾难都敏感无比,所以身体自动做出了毁灭,仅仅只留下死道骨魔,而灵魂中那种悸动却始终存在。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紧张感和压迫感,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从悬崖上掉落下来,正在空中的时候那种感受。

    辜雀的心境足够坚定,但依旧觉得很难去承受。

    他看到一切都在改变,即使是闭上了眼,那种规则的构架和跳脱依旧无法祛除,心中的悸动更加剧烈了,他相信如此下去,自己恐怕真的会走火入魔。

    他虽然闭上了眼,但似乎依旧可以看到周遭的一切,看得到无尽的尸骨和鲜血,无数的强者在拼杀,喧嚣一片,震耳欲聋。

    他尝试封闭自己的灵魂,陷入更深层次的沉睡,做到了,但更深层次沉睡之中却依旧不安宁,像是梦境一般。

    混沌和鸿蒙交织,一切都是朦胧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时间和空间的秩序像是还未形成,接着,一道道规则渐渐衍生而出,纠缠在一起,如线团一般凝聚成一颗颗星辰。而那些平顺的规则线条则化作一道道银河和星云,流淌在这天地之间。

    更多的规则却又是直接散去,化作了元气和各种能量。

    天地像是在诞生,仿佛只是一瞬间,又仿佛过了无数亿年,诸天万界意思星辰密布,成熟的宇宙终于形成了。

    只是眼前这个大域为何如此眼熟,这个星系像是在哪里见过......银河系!

    辜雀认了出来,那么太阳系......

    光影变化,顷刻之间,眼前浮现出一个个画面,有人怒吼,有人惨叫,辜雀看到了那富丽堂皇宫殿,还有那铁甲覆身的士兵。

    “看到了吗?”

    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响在脑海之中,辜雀身体一震,沉声道:“你又出来了。”

    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虚影,赫然便是五头十四翼的魔躯,他正看着自己,发出冷笑之声。

    魔躯笑道:“我当然又出来了,在这种时刻,我能不出现吗?”

    辜雀道:“你并不能拿我怎样。”

    魔躯道:“你觉得你欠我很多吗?需要我的时候,我总是会站出来帮你,不需要我的时候,你甚至都不想看到我。”

    辜雀淡淡道:“你帮我是因为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你依附于我的魔性,你巴不得我祭出你来。”

    魔躯摇了摇头道:“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我比你更强,由我主宰你才是最好的方式。”

    辜雀道:“你若是主宰我,那岂不就是魔了?”

    “魔有什么不好?魔明显比你现在的状态更强大,也更适合《诸天生死簿》。”

    “你回想一下你一路走来,是什么让你走到今天的?是魔啊!是我!”

    魔躯大声道:“三年背棺,若非有魔,你何以到神都?玄州楚都,若非有魔,你开膛破肚能惹怒苍穹?去往西州的死亡之路,你没有我你走得过去?你忘记你多少次关键的战斗是怎么过来的吗?是魔让你过来的,是杀戮,是疯狂啊!”

    辜雀脸色冷漠,只是静静看着四周。

    魔躯又笑了起来,道:“你看,这是地球,那一次伟大的功业不是靠的杀戮?武王姬发灭纣建周,秦王嬴政扫六合立朝,高祖灭强楚创大汉,唐朝太宗杀兄开贞观,靠的都是杀戮!”

    “你不是也认为执法者联盟的模式根本不可能长久和平吗?你不是想改变这种秩序吗?你看你犹豫成什么样了,死几个人就心软了,就来拼命了。只有我主宰这具身体,才更适合现今的格局。”

    辜雀冷冷道:“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第一次来大千宇宙的时候,我可是把一切都给了你。”

    “你还好意思提!”

    魔躯大怒道:“那一遍一遍的圣血,差点把我洗没了,要不是那个臭丫头,我早就彻底占据这具身体了。”

    说到这里,他又道:“你对我太戒备了,你明明知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同一个灵魂的不同面而已,就像一棵树,有向阳的一面,也有背阴的一面,没有任何区别的。”

    他大手一挥,四周一切都开始变化了起来,神魔大陆出现在了眼前,一个个身影也浮现了出来。

    魔躯眯眼道:“你看,殷子休、顾南风、赢风、尹老头、碧云仙子、碧水仙子、火离儿、黎叔......我都数不清有多少我们在意的人都死去了,你以为你做得很好吗?要换做我,他们根本不会死!”

    辜雀咬牙道:“我无能为力!”

    “不!你明明可以救他们!”

    魔躯大声道:“镇界灵柩棺是无限大的,你完全可以把你在意的人全部都装进去,你想要谁活下去都可以,但是你偏偏不这么做,因为你觉得这么做太自私,太不对。”

    辜雀道:“我不能这么做,他们也不会选择这样!”

    “他们?他们有选择吗?他们哪一个是你的对手?你强行装进去,谁挡得住啊!”

    “正是这些假仁假义,这些所谓的选择,所谓的价值观,所谓的人性,是这些狗屁东西害了你,也害了他们。”

    “你自私一点,你想要什么结果就直接去做,未必就是今天这个结果。”

    他看着辜雀,笑道:“你做错了很多事,包括这一次,你若是佯装负伤,谁能看得出来?光明覆灭了,才有你的机会啊!”

    辜雀道:“你有一句话说错了。”

    “嗯?”

    “其实我们不同。”

    魔躯道:“我们本质相同,但你总是被人性左右,被无数年来形成的普世价值观左右,你总认为人应该怎么样,生命应该怎么样,可是为什么又这样?谁去给生命定义的?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为什么杀人不是善而救人才是?为什么毁灭不是善而拯救才是?”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文明的力量,都是影响你利益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手直接指向了辜雀的脸,大吼道:“你说,我说的难道有错?”

    辜雀沉默。

    沉默了很久,才终于道:“你说的没错。”

    魔躯刚要说话,辜雀又道:“可是没有那些东西,我们走不到今天。”

    他抬起头来,眼中像是有光,一字一句道:“你别忘了,武道,也是一种文明!”

    “没有文明的心,就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