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太子李承乾 > 第二百零九章 胜出者!?
    谢家两位少爷最终开始了他们的角逐,李承乾有些兴味地听着那两位斗牛一般盯着对方,用看似平和实际上暗潮汹涌的语气一千金一千金地加着价。

    李承乾凑热闹一般出了几次价之后,便收了手。哪怕他需要一个床伴来发泄体内积累的**,那个人也不会是一个喜欢玩弄男人的妖女。或许,这位难得的美人可以成为自己的收藏,但也要在拔掉了她的利爪之后,要知道,李承乾可不是那种能够高来高去的高人!

    看戏,这是李承乾的想法,他此刻已经靠着一个看起来非常妩媚的侍女的身上,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而那位侍女正拈着一颗颗樱桃送人这位很大方的客人嘴里。是的,这位客人非常大方,可是,为什么他不去像那两位谢家公子一般,想着法子要与绯月小姐共渡良宵呢?

    李承乾半真半假的叹息一声:“唉,这谢家可是几百年的大世家了,公子我虽说出身还不错,可是,最好还是不要掺和那两位少爷的事情才好!”

    那位名叫诗语的侍女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将疑问问出了口,不禁有些惶恐,要知道,一般的客人是不会喜欢多嘴的人的。

    她妖媚地一笑:“是诗语冒昧了!不过,以公子这般品貌,绯月小姐若是见到了,一定会欢快的!”她会欢快得让我连渣都不剩!李承乾心里嘀咕起来,不过,脸上的笑容依然完美,他用力捏了一把诗语的翘臀,暧昧的一笑:“小诗语莫非是嫉妒了么?要知道,本公子还是很喜欢你的!来来来,陪本公子喝一杯!”

    诗语娇笑一声,会意地俯下身去。嘴里含了一口葡萄酒,凑上了李承乾的唇,四唇交接,李承乾纯熟地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的贝齿,将她口中甜美的酒液吸入了自己的口腔,不过,这种时候,谁有心思下咽,结果。红色地酒液就这么顺着唇角流了下来。

    好半天,李承乾眼见着这位诗语已经眼神迷离,香腮微红,额角有香汗沁出,这才放开了她,他轻轻一笑,伸手在诗语的脸上滑过,暧昧的笑道:“果然是美酒!”

    “啊呀,苏公子。你可真坏!”这个时候,女人大多是口是心非的,李承乾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外面还在继续,谢七公子已经出到了五千金元的高价,挑衅地看着谢三公子。

    谢远穹咬着牙,叫道:“六千!”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按照购买力算,那个时候的一个银元相当于一钱银子,差不多是后世十块钱的购买力(还是物价没有飞涨前),一个金元也就是一百块。而他们已经准备为了一夜或者都不秉烛夜谈,就要付出一辆高级跑车地价钱了!由此可见。绯月其实身价要比后世被人包养的明星什么的高多了!

    这些大世家是真地有钱啊!李承乾心中感慨。还没有得到家族多少权力地人。就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出来花天酒地了!要知道。就是在长安。那帮子一向放纵地家伙。一次性也就顶多那个一两千金元出来也就是了。而且。还要是那种特殊情况。平常。谁会这等花钱呢!

    谢七少爷听见谢远穹已经将价钱出到了八千。他嘴角露出了一个堪称古怪地笑容。然后。慢悠悠地说道:“八千

    有人在下面议论起来。毕竟。刚刚都是在一千一千地加。如今。却变成了加五百!莫非。是谢七少爷钱不够?

    丙然。谢家老三也是这么想地。他得意地看了对面地谢远庭一眼。傲慢地说道:“一

    全场默然!谢远庭同样默然。然后。他站了起来。就在大伙都以为他要恼羞成怒地时候。他却鼓起掌来。掌声清脆响亮。在变得安静地画舫上显得极为突兀。然后。他笑盈盈地说道:“三哥不狼三哥啊!出手真是不凡!小弟在此先恭贺三哥能够入得美人香闺了!嘿嘿。一万金元。你说。父亲若是知道三哥如此豪爽。大概会很高兴地吧!”得铁青。是地。一万金元。他虽然也能拿出来。但是。这里面地钱可不是独属于他地!他一个月地例钱不过三十金元而已。就算自己还有从别地渠道获取地钱财。以他地年纪。也是弄不到一万地!他在家中掌管扬州大部分明面上地产业。本来只是要躲开对面那位成天跟自己作对地家伙。在外面培育出自己地势力来。可是。谁曾想到。谢远庭居然也到了扬州呢!这回。他要出一万金元在青楼搏得美人一笑。可是挪用地谢家扬州那些个产业地本钱。若是登上两三个月。他自然有手段将这一万金元从账面上抹去。可是。这会儿还不行!而且。居然还让谢远庭抓住了把柄!想到此处。他一双眼睛恨不得喷出火来!谢远穹心中急躁。一时半会儿却又没话好说。最后。他冷笑一声:“莫非七弟这次来扬州。就是奉父亲大人地指示。来查账地不成?”

    谢远庭挑眉一笑:“那倒不是。只不过是小弟关心手足。想先给三哥提个醒。免得到时候。三哥找不到借口向父亲大人交代啊!”

    “那为兄到要谢过七弟关心了!”谢远穹同样高傲地一笑,“七弟若是不嫌弃地话,三哥今天就在邀月坊招待七弟可好!”

    谢远庭叹息一声:“三哥美意,小弟这里心领了!可是,邀月坊最美的一朵花已经心中不甘,也是无可奈何!而且,小弟今日傍晚方到扬州,车马劳顿,尚未好好休息,因此,小弟这就回去了!”

    “慢走,不送!”虽然疑惑与一向咄咄逼人地谢远庭为何这次这么容易就放手了,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赢了一局,扬起头来说道。

    “告辞!”谢远庭真的转身就走,可惜,他心里却在幸灾乐祸,嘿嘿,一个魅女门的妖女,三哥你就好生消受着吧!真希望,你干脆被那妖女吸干了才好!